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lsmo2精品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兩百三十五章 治平理舊患看書-dgd3r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与瞻空道人议定,就化一具化影跟随后者而去,这化影并非用是来斗战的,只是在旁做一个见证。
不过一旦遇到异状,化影应付不了,那正身自会自上层落下应付。
送走瞻空道人之后,他转回星台道宫之中,看着挂在廊道玉璧之上的东庭舆图。
东庭现在将整个安山以西的疆域都是囊括入内,还有新建立的伏州,这里算得上是一块飞地,但好在这块飞地不是落在外间的,而是落在稳固的神异之地中的,所以只需少量人手镇守就可。
现在那里唯一的缺陷,就是缺少与东庭府洲方便沟通的通路,下来他主要就是要处理这件事。
就在几天之前,他收到了一封玄廷发下传告,要各洲尽量清理内患,以确保在上宸天、寰阳派两派来攻之际后方稳固。
东庭这里本是新立府洲,要说旧患,也就是复神会和伊帕尔神族了,不过如今在玄正崔岳不停打击之下,复神会已然从东庭府洲的辖界之下销声匿迹了,但他知道,此辈一定还在哪里蛰伏着。
而伊帕尔神族也早是被他清剿了一遍,只是有可能存在一代神王,但这位连神树上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现在自也不会有明确的下落线索。
也不知道,瞻空所查这件事与会否与两件事有什么牵连。
李青禾此时走上台来,一揖言道:“先生,崔玄正和项主事来了。”
张御道:“让他们上来吧。”
随着殿檐之下钟铃之声一响,崔岳和项淳走入殿内,两人都是对他一礼,道:“见过玄首。”
张御点首回礼,道:“两位坐下说吧。”
两人称一声是,在席上坐定下来。
崔岳道:“玄首,浊潮虽降,近来东庭与外洲往来的海域之上,那些神异生灵却是异常活跃,往来飞舟经常受到侵扰,使得我们不得不加大力量去维持,我欲与青阳、冀空两洲我联手进行一次清剿,不知玄首认为可行否?”
张御道:“清剿需用时多久?”
崔岳道:“预计半载左右,我与项主事排布过了,当中虽会占用一定人手,但及时轮换调用,再加上有军府的配合,若无特殊情形,当不会影响洲内的守御。”
张御考虑片刻,道:“海域通行最短也需二三十日,要彻底解决此事,还是需在海域之中设立泊台驻地和海上坚垒,此事我会和洲府言说,让他们去和两洲洲府沟通,崔玄正清剿事宜可先做起来。”
崔岳精神振起,道一声是。
项淳这时道:“玄首,近来又有数个上洲灵妙玄境说是想要在伏州之内栽种灵株,接连来书问询了几次。”
伏州现在最有利的地方,便是拥有充盈的神异力量和丰饶的沃土,这可是伊帕尔神族两个纪元以来的积蓄,本土一十三洲没有哪个地方比这里更适合栽种灵株。
偽受王爺 流星豬
而修道人对于丹药的需求一直很大,伏州的情况一被外界所知,立刻就引起了诸多真修和玄府的注目。
张御道:“可以应允他们,一切依照前例便好。”
项淳道:“属下当会安排好的。”
因为训天道章的存在,除了一些张御需要亲口确认落印的重要事宜,其余事机在道章之内禀呈便可,所以两人呈报过各自事机后,得了签印之后,也没有在星台上多做逗留,很快便告辞离去了。
张御则是令李青禾送了一封签印书信去往洲府,让治署如何在海域之上与其余上洲一同营造坚垒驻地。
其实这也是本土各洲一直在做之事,于上洲之间设布中洲,中洲之间设布下洲,逐渐填充空隙。只是海域之上只能先造一些小一些到驻地泊台,而后再慢慢营建硬陆了。
只是身为玄首,一般的具体治事他不会去插手的,只是掌握大局,并调和解决洲内无法独立解决的事宜。当然最重要的是为府洲提供遮护,若是内外部不稳,遭遇侵袭和危害,那么这些都是空谈了。
他又是看了一会儿舆图后,关照弟子道:“把安知之唤来。”
半个夏时之后,安小郎气喘吁吁来到了星台上面,躬身一礼,道:“老师找我?”
张御见一段时间不见,安小郎长了不少个头,便道:“你年龄渐长,现在可是决定好到底走哪条路了么?”
安小郎本来一直对此犹豫不绝,可是现在似乎对这个问题已是考虑清楚了,他回道:“老师教的呼吸法学生一直在练,也得到了好处,修行真的很好。
老师说这个教给别人也无妨,学生就教给了阿父、阿母还是阿祖他们,可是他们都是练不好。”
他唔了一声,又道:“学生在想,学生走上修炼之路,那么受益也只是学生一个人,可是阿爷,阿父阿母他们要是都能长生该多好。
修炼之道他们不能走,但是神袍玄甲却能为他们延寿,所以学生想继续研究造物,让他们也能与修道人一般长生不老。”
鬼眼新娘2
神袍玄甲若是不激发出神异力量,虽也能稍加延寿,但是作用终究有限,至多保证身体百病不生,可自然寿数终究是存在的。
所以安小郎现在的愿望,就是研造出更好的神袍玄甲,让寻常人都能用此延寿长远。
张御微微点头,这是安知之自己的选择,他是不会去干涉的。
且说实话,安知之天资不俗,可未必见得就一定能修到玄尊之境,因为能修持此境之人,哪个天资不好了?
能入此境,资才、心智、毅力、机运缺一不可,而现在天夏虽然多一个玄尊便能增加一分战力,但整体上的改变却不会太大。
但若多一个并不敌视修持的造物大匠,甚或是宗匠,那么其人所能起到的作用和影响或许会更大。
廚妃之王爺請納妾
逆天醫妃:嫡女有毒
江山若卿
便不谈这些,安小郎若是真能做到神袍玄甲能为寻常人延生,这也将大利于所有的天夏子民。
他道:“既然如此,身为师长,我便赠你一物。”他对站在远处的李青禾示意了一下,后者拱手而去。
过了一会儿,李青禾便推出了一个有底轮大架出来,间架上面搁满了密密麻麻,摆放齐整的书册。
张御道:“这是我从一个异神之中得来的知识,它们同样也有一门筑物手段,或许能对你有所帮助。”
这些书册之中,包含伊帕尔神族一部分知识,主要的东西他已是交给了玄廷一份,玉京天机院那里也有,不过尚在钻研之中,还没有扩散至外,因为神力运用终究是不同的。
他既然是东庭府洲的玄首,那么自然也需为府洲本身考虑,何况这些东西本就是在东庭发现的,自可先观摩起来。
安小郎走到了大架之前,从上面抽出一本书册,拿起了翻了翻,却发现这是一种自己从没见过的全新知识,不禁两眼放光。
看了一会儿,他对着张御一个躬身,道:“多谢老师。”
这些书有用没用他还暂时看不出来的,但是这终究另一个族群的智慧结晶,无疑可以助他打开思路,给他以更多启发。
张御道:“不用谢我,身为师长,只望你能在自家所选道路之上走得更远一些。”
至尊鳳帝 琳錯錯
安小郎脸上露出认真之色,重重称了一声。
而与此同时,张御的那一具化影在与瞻空道人离开了东庭府洲后,此刻已然是越过了安山裂口。
这个裂口将东庭地陆隔成了南北两段,当中则是破碎的岛屿长陆,早被外来的海水所填满。
此前张御为追踪伊帕尔神族他也曾到过这里,只是因为距离东庭太远,而且到处遍布着土著部落和异神,所以没有这里立洲的打算,只是在这里的人迹罕至的高峰之上处设立了一个观察哨岗,监察可能存在的意外状况。
瞻空道人这时道:“东庭地陆有一处别处不同,想必守正也是发现了。”
张御知道他说得是什么,如今别处地界的浊潮都在消退,但东庭地陆深处却仍是存在着浓郁的浊潮,好像数个纪元以来从来不曾消退过。
也是因为如此,元都玄图并没有办法将人直接降落到那片发现气息的地方。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别的地界每一次经历浊潮之后,便会不断膨胀,将原来的山川地理改变的完全不成模样,唯有东庭长久一直是如此,也没有因此变成荒芜之地。
这里地陆深处,实在隐藏着太多隐秘。
瞻空道人忽然看向某一个方向,他略略感应,道:“就在前面了。”
因为浊潮的存在,为免偏离方位,两人并没有选择直接挪遁到那处,而是直接飞遁而往。
随即两人便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三面高耸,一面低陷的盆地,由天空望去,繁盛茂密的树冠似在谷内铺上了一层青色厚毯。
在谷地之中,可以见到一座玉白色的法坛,占地着实不小,是明显的天夏样式,虽被主体藤蔓草木覆盖了,可在二人眼中却是十分醒目。
两人感应了一下,见没有任何禁制,便自半空之中往下落来。
……
末日東京 郎裏個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