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brn7l妙趣橫生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ptt-第五百三十八章 多特醫生的故事分享-1i9t6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夏夜的氛围不同于往日,是一种喧闹中的安静。
熏风南开吹化了耳畔的声音,家家户户的声响此刻都生动无比地出现在我耳边,草丛的鸣鸣、树梢的栖鸟此刻也都低唱着,将夜里的小镇装点得生机勃勃。
我从达特老板的酒馆走出,踏在石板路上,浑身轻松地右拐进入了一条小路,出现在了小镇的另一条街道。
有了荒原流浪的经历后,我变得更加喜爱这座小镇的烟火气。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哈里斯会不厌其烦,一遍遍在屁大点的矿石镇上巡逻,我也开始理解为什么荒原上离开聚落的人,最终还是会不自觉地抱团。
毕竟,人是群居动物啊。
在房屋造型古朴典雅的杂货店门口,我透过窗户看见原本为会客厅、现在成为了展示区的大厅中,卡莲在和奸商杰夫老板据理力争。从只言片语听,两人似乎在谈论着卡莲想要旅游的事情,而一位外表和卡莲有几分相似的妇人正站在边上,无奈地看着这一幕。
加油啊,怕老婆的杰夫老板!一定不要输啊!
作为罪魁祸首的我赶紧低头弯腰,从窗户外迅速闪过,来到了多特医生的医院里。
“医生,镇长醒过来了没?”我径直推门而入,果然找到了天黑后还在工作的年轻医生。
多特医生正困扰地抓着黑发,听到我的问话后欣喜地抬起了头:“啊,是马库斯!镇长在你走后不久就醒过来,哈里斯陪他一起回去了!”
我放了心,就顺便寒暄道:“医生,这么晚了你还在忙呀?”
多特医生使劲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显然刚才在和桌上的书本较量着,神情极为沮丧。
“我把研制的药品寄回了样本给老师,但是临床试验上出现了一些的不稳定性,所以我现在还在找原因……”
官少老公輕輕愛 葉清歡
你的研制的药品?除了一口下去当场去世的麻药,就剩那种一抹下去半条手臂在酸疼的此世全部之恶了吧?这种玩意儿不是应该直接当做禁药销毁的吗?
“这样啊……多特你上次给我的药还有没有,一定用不完吧?我想带一点回去。”
不过想起了那种药膏的奇效,好像储备一点也挺有用的。因此我一边这么说着,视线一边就往药品架上面看,却没有看到熟悉的黑泥。
多特医生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制作的药品除了试验消耗的部分,我都寄给老师进行成分分析了,所以外伤药Mark II也没有存货了……”
我有些遗憾地看了他一眼,忽然发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的不对劲。
“不过我研制的Mark CX已经完成,只要一口下去,你就能和我一样保持连续24小时的经历旺盛!不如你带上两瓶回去,明天告诉我使用后的体验,让我看看有没有个体差异!”多特目露狂热地说着。
差异个头啊!
差点忘记这家伙是个人体试验狂魔,是个药就想找小白鼠试验。
而且这研发速度也太快了吧!按照他的编码法,CX那不就是一百一十号药物了?这家伙难道保持着一天一种新药的速度,不停地躲在这里肝进度吗?!
好家伙,这人和赵子龙一样浑身是肝啊!
这种熬夜党的修仙神药听上去有用,但毫无疑问还是有着副作用。
比如这家伙现在的情绪就变的极易波动,一会儿在烦闷中郁郁不乐,一会儿又激情澎湃地向我推销药物,三秒内就能把情绪从刹车给到满油,我都怕他一脚下去把自己给轰漏了……
“不了不了,这药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本门修仙从不靠外物!”
我赶紧严词拒绝,让他把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拿远一点。
看见我拒绝的态度强硬,多特医生立马又进入了沮丧模式,低声说着:“好可惜……只要你用过一次,绝对会想要再试试的……”
这东西的副作用……还有成瘾性问题?!
这时候是不是应该按照古法,把他绑起来进行戒断,发作一次打一次,打到他瘾头彻底消除为止?
我靠近了多特医生,手掌微微运上力道,表现出关怀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多特,你的状态不太对,可能需要休息一下。”
格雷听到这句话,神情忽然间激动了起来,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抗辩自己的状态,却被我压制着无法动弹。
我的手掌再次落在了他的左肩,连拍三次之后,他神情勃然的面部忽然呆滞住了,嘴里的话也没能说出口。
很快他因激动的面部潮红和眼里的血丝,就都慢慢随着神色黯淡了下去,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出一种疲惫。
東方不敗之君心莫負
“对不起……马库斯,我……”
多特恢复了往常的正直脸,颓丧地想要道歉,却被我制止住了。
“你没做错,只是节奏掌握得不好。其实你可以休息一段时间,我调整一下思路再开始研究。”我语带关怀地说道。
这人没做错,研发的药品也确实有可取之处,但是他在理论方面已经上头了,过度痴迷于自己在小岛上发现的新药物,却对这些药物的副作用视而不见。
我教给他的炮制法确实能够帮助制备药材、削减副作用,但是我认为,这一切如果未能立足于对药材的充分掌握和分析,也要经过成百上千个临床案例测试、漫长时光考验后到达“验方”的程度,才称得上是医学上的突破。
像多特这样毫无顾忌地进行新药研发,顶多算是一种取巧的未知探索,成败与否都取决于天意。
“你说的对……”多特强打精神地笑了笑,身体却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老师也指出了我研究上的瑕疵,但我之前坚持认为只要再多一点突破,就能把之前的经验总结提炼成功,所以继续加快进度……”
想法很危险啊,小伙子!
要是你在密大上的学,就你这作死的态度,地球可能已经被核平两次了!
“对了多特,你是哪个学校医学毕业的?”我猛然问到。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医学院,怎么了?”多特一脸无辜地问道。
……没有问题,果然是人才辈出啊,比我的母校阿卡姆也一点都不差。
姑娘燈 春天枝
多特见我没有继续问,就笑着说道:“其实我本来一点都不想走这条路的。我的父亲是医生、母亲是护士,从小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日复一日空荡荡的家,因此哪怕是按照父母的意愿就读医学院,我对医学也没有一点的兴趣。如果不是碰见了老师,我现在恐怕已经因为成绩问题被开除了吧……”
我震惊道:“就你这样的肝帝都会被开除!你们学校其实是衡水中学附属医学院吧!”
多特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我本来是想反抗一下父母,被学校开除再去干自己喜欢的事。讽刺的是,当我的老师让我真心体会到了这份事业的高尚,激励我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时,我却濒临末位退学的处境……”
“……所以你来了这里?”
多特医生说:“没错,这是老师帮我争取的机会,就是用支援海外地区的方式保留学籍,让我花几年时间把之前的学业补上。其实我去年就有把握回去参加毕业考试了,但是在这里,我更深入地体会到了医生的意义,我很想帮这个小镇做一些事情,所以才拖到现在……”
这个故事是多特的不幸,但却是小镇的幸运。小镇上的人也多有不幸,但能来到这里,同样是这座小镇的幸运。
而这个小镇最大的幸运,就是冥冥中聚集了这么多志同道合,热爱着矿石镇的居民,才组成了我现在的热爱着的地方。
“多特,你真的不想回去吗?”我问道。
謀天下,王妃不好惹
多特的眼中带着经历世事后,依然保持着的热情目光:“现在的我心里想的是,只要能作为医生帮助这里的居民,我就很开心了!”
“呃……所以你还是和家里人闹翻了?”我继续问道,看来原生家庭中的童年记忆,让面前这个人的叛逆并没有停止,只是以他独有的执拗,朝着另一个方向狂奔着。
多特笑了笑:“对,我拒绝了父母喜在家族医院的安排,然后宣布自己的独身主义选择来到矿石镇的那时,我就和他们没有联系了。来之前,我的老师弗朗西斯·摩根教授告诉我,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总是孤独而不被理解的,也只有光彩绽放的那一刻,才能找寻到真正的同伴。”
这话说的没毛病,但是对人来说未免也太残酷了。估计也只有多特这种从小对于家庭生活没有归属感的人,才会把这样的格言奉为圭臬吧?
“果然是个假名啊。”
豪門閃婚:BOSS男神太難纏
我没再多说,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就走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早点休息吧,但要是再乱磕药……”
多特点了点头:“你放心!下次试药我一定找专人试验!不会再乱吃了!”
……喂,你不要一边说这样的,一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好吗!我又不是什么医用的小白鼠啊!
嗯,果然还是不能让这家伙闲下来,否则肯定想尽办法来骚扰我……
“多特,我给你的那个包裹里,有我从外面带来的药物,在外伤治疗、杀菌祛毒方面效果很好,你可以试一试。但是量不多,用完我也没有了啊!”
我这么说,就是想让他把注意力放在边缘世界的野生药草上。和矿石镇上效力极强、副作用也极大的药草不同,边缘世界的野生药草有着温和无副作用的药效,和极为适用于动物的特性,我怀疑它也是“双星”计划的基因改造产物。
如果将两者结合起来,是不是就能创造出见效快、不良反应小的新型药物了呢?
反正这种事情,就让多特去掉头发吧。
…………
“自行车!要啥自行车!”
回到了黑漆漆的牧场时,我将塞巴拉玩笑般的人力发电机扔到了一边去。这东西在这里除了搞笑还有什么作用!我蹬一晚上,都不见得够烧开一壶水吧!
随后我从门后边拿出了一个手提箱大小的装置,与牧场的电力系统连接在一起,按下了电源开关。
一瞬间,整座牧场的灯光都亮了起来!
光芒沿着主屋、马厩、鸡棚、仓库亮成了一圈之后,又延着牧场的大门中轴线依次点亮,创造出一条上连接着小镇路灯、下照耀牧场道路的光照区。
在电力的传输下,塞巴拉提供的蓄电池不到两分钟,外壳的温度甚至极具升高,摸在外壁上极烫,仿佛要燃烧起来。
“这是哪来的伪劣产品!该不会是塞巴拉自己做的吧!”
我眼疾手快地拔掉了蓄电池的连接线,终于避免了一场电流过载导致的火灾。
百年遊戲 洗芝溪
便携式反应堆,封闭式结构可携带式设计,是历史上第一个小型反应堆图纸,也第一次实现了反应堆的微型化。
和我拿到手时“双星计划”的军用版本相比,这个便携式反应堆已经过了哈里斯那支舰队科学家的重新改造,补充能量后重新能够投入使用。如今使用的是闪耀世界推出的能量块,里面装载微量铀燃料块经过了特化处理,即便短路也不会原地种出蘑菇。
这种封锁技术十分严密,将电力上限锁定在了1800W,也就是每小时1.8度点,确保了安全稳定。
这个便携式反应堆是我从边缘世界特意带回来的,就为了让我的牧场能够重见光明。
“啊……有光的感觉真好啊……”
我走出了屋子,开心地看着牧场灯火通明的模样,陶醉于户外灯散发出的淡淡黄光。这座沉寂已久的牧场,终于再一次恢复生机,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築牢全面從嚴治黨的政治根基
在场上疯跑的马儿们被突然的亮光吓到,野马们惊慌失措了一会儿,就没有了畏惧感,反而主动向亮起光的地方接近,来到我的身边亲热地蹭着,只剩下表情包小马还是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原地不动……
(;°ロ°)!
你这家伙,真是给马丢人……嗯好像不对……给人丢马?好像也不对,那就是是给马丢马!
我上去拽住它的缰绳,牵到了马厩前的灯光下适应光亮,顺便打马厩想要把它送进去。但下一刻,鸡棚里就飞出了两道白影,熟练无比地窜上我的肩头,一左一右抱住了我的脖子,试图躲在衣领里面瑟瑟发抖。
……这两只战斗鸡,怎么也跟表情包小马学坏了?
不远处,两头猎豹的眼睛也在草丛里若隐若现,明显也被这里的变故影响到,因此躲在草丛里暗中观察。
哎,看来还是睡不了觉,我还是先把这些动物重新安顿一下,让它们融入牧场的新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