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itx8y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七百八十八章 乙寶-k69gv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能够吸收青劫雷公的香火,曲先生和青劫雷公有关?
正当肖沐惊讶的时候,浓郁的香火之力突然从下方冲起,通过六层,直冲七层。
七层大阵的威能突然被激活了,化作无形神念,铺天盖地覆盖下来,迅速蔓延向六层的每一寸角落。
大阵怎么突然被激活?有人发现我了?怎么可能?
这大阵威力所化神念太强,会发现我的,是停下来战斗,还是先离开再说?
各种念头在肖沐心中像闪电一样闪过,很快他就作出决定。
大阵威力不低,除非真身到来,否则单凭假身自己无法抵御。一旦出手,必定暴露身份。
暴露身份,则会影响接下来的调查。
念头一闪,肖沐化作阴影迅速退出曲先生的房间。
他刚一离开,那强大的神念便彻底覆盖过来,充斥了六层的每一寸角落。
肖沐离开尖塔,回到头发所化的祁先生身边,收起头发,变成祁先生,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
不慌不忙,按照来时道路走向大门口。
“祁先生,慢走!”
门口的守卫和肖沐打着招呼,肖沐记住祁先生的性情,扮冷漠状,不做任何回应。
树上一只燕子不惹人注目的飞了起来,和肖沐汇合,两身合一,肖沐现出本体。
随后,他展开遁术,前往神庙区。
把曲先生的资料显化出来,传回大唐遗址,托人调查曲先生的身份来历,返回赵家。
赵家,赵靖言正对着一堆变异材料发愣,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起来在打造中遇到难题。
见到肖沐回来,停下工作转头和肖沐打招呼,“穆兄,欢迎回来,今天收获怎样?”
肖沐假装失落摇头,“赵兄,别提了,走了一天,也没有发现生死宗异变者的踪迹。”
“功夫不怕有心人,穆兄不必气馁,穆兄这么勤劳,早晚能找到生死宗异变者踪迹,为联盟立功的。”赵靖言趁机安抚肖沐。
“赵兄这是在打造什么?”
肖沐望向赵靖言手中变异材料。
赵靖言立刻变得愁眉苦脸起来,“我在打造乙级宝物行刑桩,打造了很多次,没有一次成功。看来我层次还是不足,打造乙级宝物太勉强了。”
边说边向左边不远处的地上指了指。
肖沐顺着赵靖言手指一看,于是就看到地上扔着一堆废弃变异材料,看起来不下二三十斤。
按每个乙级行刑桩消耗十斤变异材料来算,赵靖言在打造中至少失败了两到三次。
“以赵兄的铸造技艺,相信早晚是能成功的,不必气馁。”肖沐用同样的方式安抚赵靖言。
结果赵靖言一听,脸色却反而变得更苦了。
道觀養成系統
嗖嗖嗖!
遁术的声音响起,两道遁光在门口停下,肖沐和赵靖言同时转头,正好看到朱平和李古剑现出身形。
“朱兄,小李,今天去报道的结果怎么样?护村队收下你们了吗?”
肖沐关心的立刻开口打探结果。
朱平和李古剑能否加入护村队,直接关系到将来他能否间接从护村队获取信息。
赵靖言心情不好,强打精神倾听三人对话。
“我们兄弟出马,岂有做不成的事情,一到护村队,护村队就收下了我们。”
朱平春风满面,回答肖沐问题的时候,突然伸手到储物用品中一摸,下一刻就拿了一样东西出来,“穆兄,老赵,你们看这是什么。”
肖沐看向朱平手中物品,见是一枚巴掌大的圆形古朴油灯,表面星星点点的,粗看并不起眼,仔细看时,却能从油灯表面发现浅浅光泽,宝物自晦,这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护村队的护体灵灯!”
赵靖言惊讶的开口了,目光直直的盯在油灯宝物上面,难以置信的,“你们入队第一天,护村队就给了你们护体灵灯?”
“哈哈!赵兄真好见识,我这里也有一件!”
李古剑大笑接过话头,赵靖言的惊讶表情让他十分满意,边说边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和朱平手中一模一样的护体灵灯。
“护体灵灯是罕见的护身之宝,是护村队耗费大量珍惜材料打造而成,输入的能量够强的话,甚至可以抵挡神灵境强者的攻打。你们两人第一天加入护村队就每人分了一件,为了寻找杀人者,护村队这次真是下了血本了。”
赵靖言目光羡慕的从朱平李古剑手中护体灵灯上面移开,感叹不已。
“忘了问了,穆兄今天的收获怎么样?”朱平望向肖沐,边说边随手将护体灵灯收入了储物用品。
我能告诉你我很有可能发现了青劫雷公的踪迹了吗?
满意的笑容在肖沐脸上掠过,嘴里却道:“白走了一天,没有什么收获。”
“那真可惜,要是穆兄也加入护村队就好了。”李古剑兴奋略减,为肖沐感到惋惜。
“小李,别乱说。穆兄只是一时不顺而已,也许再过几天,就能发现生死宗的踪迹立功了呢。”朱平担心肖沐不快,急忙责斥李古剑。
“朱兄说的对。穆兄,刚才是我乱说的,实际上穆兄这么勤奋,一定很快就能找到生死宗的踪迹,为联盟立功。”李古剑急忙改口。
“朱兄多心了,小李你也没有必要这么小心说话,我不是小心眼的人,正视事实还是能做到的。”肖沐笑了笑,背负起双手。
重生之橫掃天下
“凭穆兄的能力,一定很快就能成功。”
朱平再次客套了一句,接着又道:“穆兄,老赵,你们聊,我就先回房间去了,明天还要执行任务,我要在今晚为灵灯充能。”
“我也是,朱大哥,等等我。穆兄,赵兄,失陪了。”
朱平和李古剑向肖沐和赵靖言道别之后,回楼上去了。
“护体灵灯这件宝贝,必须充能才能使用。在护体灵灯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充的能量越多,灵灯的威力越强。把能量充满的话,甚至可以抵挡神灵境强者的攻击。”
朱平和李古剑走后,赵靖言便开始向肖沐解释护体灵灯的使用原理。
“赵兄真是见多识广!”肖沐随口夸赞赵靖言。
同时也不禁暗暗惊讶于护体灵灯的强大,有了这种灵灯的保护,足以让阴神境免于神灵境的狙杀了。
“谬赞了!穆兄有所不知,我之所以知道这些灵灯的秘密,是因为在灵灯打造的过程中,我也曾经参与。”
赵靖言勉强一笑。
汽车的声音响起,田贞开车进了院子,“老赵,工作还没做完,穆兄弟也在呢?”
田贞边下车边看到肖沐,随手从车子里拿出一兜从菜市场买来的菜。
“嫂子回来了,对了,嫂子今天去神庙怎么样?还顺利吧?”
肖沐趁机打探尖塔的情况,关心自己走后,尖塔是否发生了什么变故。
“还好,挺顺利的。”
田贞一点也没怀疑肖沐的动机,还以为对方是关心自己,脸上微露笑容。
顺利就好!
肖沐放心了,“我要回去修炼了,赵兄,嫂子,你们忙!对了,赵兄,那天进村时遇到的葛连的爸爸叫什么名字?”
我的26歲美女上司
“葛长空,穆兄怎么突然关心他?”
赵靖言诧异抬头望着肖沐,一脸的不解。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只是突然想起来才打探一下,赵兄请不要多心。对了,这个葛长空是什么人物?当前的修为是什么样的?”肖沐一副自己只是随口交谈的架势。
赵靖言没有怀疑肖沐的目的,“葛长空,他是神灵境初期,实力在我们暮林村虽然不算最强,人望却不低,现在是我们村的村长。”
“老赵,穆兄弟,你们谈,我做饭去了。”
田贞趁机打了个招呼,提着菜去做饭。
村长?
肖沐假装担心遇到麻烦,“赵兄能帮我幻化一下这位葛村长长什么样子吗?我担心万一遇到了,不知道这位葛村长的身份惹出麻烦。”
美人卷珠簾 藍惜月
“穆兄多心了,葛村长不会计较有人对他不敬这种小事的。”
赵靖言呵呵一笑,觉得肖沐的担心未免多余,却还是热情的伸出右手在空中勾画,利用能量在空中幻化出葛长空的样子。
果然是他!
抗日之鐵血戰神 潛水魚
空中的葛长空虚影和肖沐在尖塔所见的老葛外形完全一样。
葛氏父子都和曲先生有勾结,话说青劫雷公在暮林村被传的无比可怕,以至于就连赵靖言这种异变者在提到对方时都会色变,也许就出自葛氏父子的引导。
“对了,赵兄,嫂子和很多普通人村民祭拜神灵,是否出自葛村长一家的引导?”
“引导?葛村长一家?没有的事啊,穆兄为什么这么说?”
赵靖言感到诧异,不解的望着肖沐。
感觉赵靖言脸色完全不像作假,肖沐又开始疑虑起来。
葛氏父子明明和尖塔有勾结,赵靖言却不知道,葛氏父子故意撇清和尖塔的关系,显然有所图谋。
“赵兄知道嫂子拜神去了什么地方吗?”
“村子西边的一处神庙啊,怎么,穆兄对神庙也有兴趣?”赵靖言诧异的。
“赵兄对那处神庙了解对少?去过几次?”肖沐不答赵靖言的意思,继续追问。
“这……”
赵靖言一脸惭愧,“说到西边的那处神庙,我还真不了解。神庙禁制信徒以外的人进入,除非信仰神灵。穆兄,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信仰神灵的……”
肖沐点点头,不再继续追问了。
向赵靖言道别,返回自己房间。
肖沐盘膝在地板上坐下,就开始整理自己收集到的信息。
尖塔极有可能和青劫雷公有关,但为什么七层尖塔的大阵突然被激活,自己暂时还是没搞清楚。
曲先生看起来是人间的异变者,身份暂时未明,也许和青劫雷公勾结,在暮林村设立尖塔引导村民成为信徒收集香火。
从已知的信息来看,收集香火,也许只是单纯为了修炼。但除了修炼,曲先生滞留暮林村应该还有其它目的。
该目的和曲先生的身份一样,暂时未明。
葛氏父子和尖塔勾结,却又隐瞒信息,不敢让村民知道,同样另有目的。
但这目的自己还是不清楚。
想要调查尖塔信息,也许可以从曲先生身上着手,同样也可以从葛氏父子身上着手。
相对曲先生,葛氏父子实力较低,再加上没有尖塔保护,从他们身上着手调查应该会更加容易一些。
嗯,明天就到葛家去一趟,今天就不要去了,刚刚向赵靖言打探过葛长空的信息,今晚硬闯葛家,万一发生意外,容易引起怀疑。
还有,葛长空刚刚拜访尖塔,说不定会有警惕。
结合这两个原因,今晚不宜调查葛氏父子。
朱平和李古剑加入了护村队,同样可以利用一下,让他们帮忙收集信息。
大量的异变者死于异象修炼者之手,其中说不定也牵涉到什么秘密。
但我想要调查这些死亡的异变者,同样要从朱平和李古剑身上下手,要等他们正式参与护村队任务之后才行。
一个接一个念头从肖沐脑中闪过,他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计划。
异象修炼者必须尽快找出来,每拖延一天都会为大唐遗址带来祸患。
毕竟,暮林村的异象修炼者已经在短时间内多次袭击外事组,对外事组造成伤害了。
再不将其找出来的话,肖沐担心外事组还会有人死亡。
收敛思绪,开始修炼,拿出能量果实,一枚接一枚吃下,化作能量提升实力。
第二天时,肖沐特意提前从房间里出去,下楼。
楼下,赵靖言居然还在院子里对着一堆材料发愁,一直工作了一晚上的样子。
“赵兄,还没有打造出行刑桩吗?”
边说边向赵靖言左边看了看,意料之中的昨天那堆废弃材料又多了不少。
“穆兄,早!”
赵靖言神色阴郁,漫不经心的和肖沐打了个招呼,“昨天晚上又失败了三次,我看我实力太低,暂时是无法打造出乙级宝物了,唉!”
说完深深叹息,充满浓烈的挫败感。
“行刑桩打造成功与否和个人实力有关?”肖沐目光落在赵靖言手中材料上,随后又看到旁边桌子上摆放着的一张炼宝图。
变异的图纸,普通笔墨勾画的图案,隐隐有光华闪现,图纸上的行刑桩从外形上看就是一根圆形的柱子,朴实无华,单看外形的话,完全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