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君閣樓

火熱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543章 大王做得對閲讀

Irvin Alison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郑远东手中把玩着手串,手串上的珠子很是油光水亮,贾平安问道:“老郑,你那手串莫非是用油浸泡过?”
郑远东的脸颊颤抖了一下,“把玩出来的。越把玩就越光彩照人。”
贾平安看着有些惊讶,“莫非是吸了人的精气神?”
郑远东低头看着被自己盘出了包浆的手串,突然觉得没那么喜欢了。
这个土包子!他抬头,叹道:“你以为自己能风光多久?让我来告诉你你自己的处境吧。”
其实贾平安怎么可能不知道包浆这等事儿,只是他觉得郑远东的情绪不对劲,就劝了一下,看来效果非凡。
“我的处境?”
贾平安不解。
郑远东冷冷的道:“你是百骑大统领,因军功封了武阳侯,看似年少得意,可你的一切来自于何处?帝王!若是那些人想和皇帝争斗,你弄不好就是盾牌。”
不是炮灰吗?
见到贾平安还在笑,郑远东的眸色幽暗,“长孙无忌和皇帝直接发生冲突风险太高,他若是动你呢?别忘记了,皇帝也能通过你来和长孙无忌争斗,到时候你夹在中间,身不由己……”
“为何不能动皇帝的其他心腹?”
难道我的头上盯着个帽子,上面写着大唐第一炮灰吗?
“皇帝的其他心腹大多出身不简单,动一人就是动一群人,而动你就是一人……”
贾平安无语。
是啊!
他的背后没人。
真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候,谁会出手?
“何为家族?家族在许多时候就是后盾。”
郑艳东给小年轻上了一课,“另外皇帝的其他心腹大多身居高位,皇帝不一定会舍弃。而你……”
“而我就是个小虾米。”
我就是个小透明,随时会成为炮灰。
“对,小虾米。”郑远东赞赏的道:“这个说法很贴切。就算是长孙无忌被收拾了,接下来依旧会很混乱,你作为帝王心腹,随时都会被波及。更要紧的是,若是武昭仪成为了皇后,你是谁的人?”
阿姐后续掌握了许多权力,当然,这些权力都是在李治的监督下运行。但贾平安是谁的人?
“你是武昭仪的人,但凡陛下和武昭仪翻脸,你就危险了。”
郑远东的目光还算是敏锐,竟然看到了这一点。
“我有这些准备,不过老郑,多谢了。”
郑远东来这里给他分析了一番,让贾平安对目前的局势更加的了解了。
郑远东见他没有半点惶然,就好奇的问道:“你不担心?”
贾平安咧嘴一笑,“从获知我被人认为是扫把星开始,我就从未打算过安生的日子,与人斗,其乐无穷!”
他前世境遇艰难,也曾遇到事儿就闪避,就低头。可后来他发现了一个规矩,你越躲闪,你越低头,对方就会越变本加厉。
人的骨子里都有恶,有人需要某些诱因才会迸发出来,而有人把恶当做是自己的行事准则。
他这才知道,许多事原来不能低头。
“既然无法低头,那就昂首看看风浪!”
……
“嗷!”
“轻点!”
“是。”
李元婴趴在床榻上,屁股上敷满了药,两个侍女在刮,把药刮均匀了。
“滕王。”
外面进来了个侍女,“管家说今日是进宫的日子。”
李元婴本来龇牙咧嘴的,闻言一怔,“本王竟然忘记了!赶紧,刮掉刮掉,洗干净,别留味!”
刮药更痛苦,李元婴却忍住了。
晚些清洗干净,他伸手摸摸,再嗅嗅手,“还是有味,弄些脂粉来。”
侍女弄了脂粉涂抹在他的屁股上。
稍后他带着些许脂粉味进了皇宫。
一路去,在一个偏僻的宫殿前,内侍止步,回身道:“滕王当知晓时辰,咱就在外面等候。”
“多谢。”
李元婴拱手,旋即就疾步冲到了殿门前,然后止步,缓缓进去。
殿内,柳宝林坐在凳子上,手中拿着一卷书,眉目平静。
蓦地她抬头,“元婴。”
被拿倒的书卷了起来,最后一行字是:即说咒曰:“竭帝竭帝,波罗竭帝,波罗僧竭帝,菩提僧莎呵。
“阿娘!”
李元婴缓缓走过来,“你最近可还好?”
“好。”
柳宝林看着他的脸,然后目光转动,“可是瘦了?”
“没,胖了些。”
屁股都肿了!
母子俩说了许久的话,柳宝林见时辰差不多了,就催促着他回去。
李元婴摸了两块银子出来,“阿娘,这个你收着,要花用弄了剪子剪下来。”
“你莫要带钱进来,我在宫中花销都有,哪里用得着钱?”
柳宝林埋怨着,晚些出来送他。
“阿娘,我回去了。”
“去吧去吧。”
柳宝林含笑挥手。
等李元婴消失在视线中后,她依旧不动。良久回去,她令人寻了剪子来,把一锭银子剪下来一小块,递给宫女,“你拿去送给那人,就说要些好的笔墨纸张。”
宫女说道:“那些人见这里冷清,说话都不大搭理呢!”
柳宝林笑道:“元婴如今为陛下办事,那些人已经好多了。去吧。”
回过身,她走到了窗户边坐下,加水把凝固的墨重新磨了一遍,提笔书写。
——观世音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时,照见五阴空,度一切苦厄……
写完一遍,她双手合十,虔诚的祷告:“求求菩萨保佑我儿平安。”,随即她再度提笔。
……
李元婴一瘸一拐的缓缓步行,带路的内侍脾气也好,走几步,停几步,要不就回头等他。
“滕王!”
前方有个内侍在等候,近前一看竟然是王忠良。
“陛下召见。”
李元婴一瘸一拐的模样让他有些纠结,“叫几个人来。”
李元婴是被架着进了殿内。
李治正在看奏疏,闻声抬头,目光幽幽,“朕登基数年,可依旧有人在暗中窥探帝王的威权,你可知晓?”
这……
皇帝为何问这个问题?
李元婴想起自己挨的一顿板子,下意识的道:“知晓。”
李治淡淡的道:“朕以为,许多事都该有始有终,贪得无厌者依旧身居高位,你以为如何?”
这……这说的是长孙无忌!
李元婴觉得身体有些热,“是,许多时候……不可恋栈。”
长孙无忌辅政数年,如今皇帝羽翼渐丰,他依旧带着一伙人想把持朝政,皇帝这是想做什么?
李治的嘴角微微翘起,看似轻松,可更像是讥讽,“宗室最是忠心耿耿……”
李元婴马上就想到了李泰、李恪,以及柴令武、李元昌、巴陵公主等人。
“是。”
但他只能低头。
李治含笑,“今日朕会在宫中设宴,请了宗室赴宴,你历来与他们交往少,今日可和他们多说说话。”
说什么?
我一弄走私的宗室,那些人和我没共同话题啊!
李元婴满头懵逼。
“朕……”李治拿起奏疏,神色黯然,“朕有些想念吴王了。”
吴王被逼死……皇帝当初流泪,可长孙无忌坚持要弄死他,数年后皇帝再度提起此事,是何意?
这便是长孙无忌的过错。
不,是他的罪过!
皇帝让我和宗室们说这些?
一旦长孙无忌知晓,会不会鱼死网破?而我这个宗室小透明随时可能会成为盾牌,被长孙无忌一伙戳个千疮百孔。
做不做?
不做就装死狗,最后被赶去封地继续修建滕王阁。
那样也不错。
但……
李元婴猛地想到了母亲柳宝林。
李元婴躬身,“是,臣告退。”
李治低头看着奏疏,不再说话。
王忠良带着他出去,目送他远去。
再进去后,李治已经放下了奏疏,“他如何?”
“有些慌。”
“慌才好,若是深沉,那便危险。”
王忠良心中暗惊,他不知道皇帝在谋划什么,但总觉得很危险。
李治定定的看着虚空,“柳宝林还在,有阿娘在啊!”
王忠良不知皇帝这话的意思,但看到了一抹怀念,接着被冷漠代替。
“柳宝林那边要多看看。”
“是!”
晚些,柳宝林那里就来了不少人。
“这些都旧了,全数换掉。”
“床榻小了,被褥也不够新,来人!”
王忠良冷着脸,几个内侍涌上来,以往负责这些老嫔妃生活的内侍当即被拿下。
“怠慢了柳宝林,重责!”
外面马上啪啪啪的打板子,王忠良上前,“柳宝林此后想要什么只管说。”
柳宝林一脸欢喜的应了。
晚些,看着焕然一新的寝宫,柳宝林笑道:“陛下宽厚。”
但她看向外面的目光中却带着担忧。
皇帝最现实,不见好处不会出手。
她只是一个养老等死的女人,对于皇帝而言并无一文钱的价值。可今日王忠良竟然来了,还打了那个管事内侍一顿。
“这是打给我看的……不,是打给元婴看的。”
柳宝林当初天真烂漫,可再多的天真烂漫也会在无尽的岁月中消失。
“皇帝这是想让元婴去做什么?”
柳宝林的眼中多了急色,然后深吸一口气,回身去了窗下。
提笔,缓缓书写。
……
李元婴出宫后,就去了平康坊。
午时后,贾平安照例来平康坊觅食。
“先生!”
李元婴看着就像是个盲流,蹲在边上瑟瑟发抖。
“这是来乞讨?”
贾平安随口调侃。
李元婴起身过来,“先生,本王有麻烦。”
“什么麻烦?”
贾平安真的有些饿了。
“陛下让我和宗室交好。”李元婴觉得这就是个大坑,能埋一百个他,“长孙无忌……”
一个名字就够了。
李治这几年一直被长孙无忌等人碾压,开始反击了。
李元婴有些焦虑,“此事若是出了岔子,本王死无葬身之地。”
比他更牛逼的李恪被逼死了,李泰也病死了,巴陵也去了,柴令武也去了……
“安心。”
贾平安说道:“你只管按着做。”
“可……”
李元婴本就是小透明,一下担当重任去趟雷,没吓尿就算是心理素质超好了。
“你怕什么?”贾平安觉得这对于李元婴而言就是机遇,“宗室不是傻子,你只管隐晦了说。”
他随后寻了自己相熟的馎饦店,要了一大碗馎饦,边吃边琢磨。
历史上李治和长孙无忌究竟是怎么决战的?
史书上记载的不清楚,感觉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不过这只是开端。
吃了馎饦,贾平安回到百骑午睡。
现在睡,只是为了晚上能有精神。
从有了孩子后,贾平安就觉得安生这个词和自己无缘了。
下午不少宗室进宫。
李元婴竟然在殿外迎接。
“此人成了皇帝的心腹?”
李素心中一冷。
李元婴笑吟吟的,只是走动不便。
李素上次和他有过龃龉,所以有些纠结,就去问了人。
“滕王这是何意?”
那人摇头,“不知,不过说是陛下对他颇为满意。”
李素点头回去。
皇帝来了,一番话后,就举杯畅饮。
李素坐在下面,看着李治从容举杯,不禁想起了他刚登基时的场景。
那时候的皇帝看着有些软弱,甚至是羞赧,可这才几年,就变成了一个威严的帝王。
李元婴走了过来,和几个宗室低声说着。
“……其实,本王觉着陛下对先吴王颇为友善……”
几个宗室微微颔首,了然于心。
看着李元婴过去,他们低声说着。
“陛下这是对长孙无忌不满了?”
“陛下登基数年,长孙无忌一伙还在想掌控朝堂,陛下岂能忍?”
他们在说些什么?
李素心痒难耐。
可一走近,这几人就转了话题,说些风花雪月的事儿。
李元婴在殿内游走,李治见了心中满意,晚些起身走了。
随后就是自由活动,关系好的凑在一起举杯畅饮。
李元婴完成了任务,剩下的事儿也不想了,是福是祸交给老天爷。
李素发现他和大部分人都接触过,就自己和少数几个宗室……那几个宗室都是破落户,而且还是大嘴巴。
什么叫做大嘴巴,就是守不住秘密的人。
他觉得自己被圈子隔离了,而罪魁祸首就是公报私仇的李元婴。
他一杯杯的喝着,晚些醺醺然,跟着众人出去。
走了大殿,风一吹,李素看到李元婴在前方一瘸一拐的,不禁怒火升腾,走过去劈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拍在了李元婴的后脑勺上。
他缓缓回身。
“贱人,你竟敢公报私仇?”
李素喝多了,指着他叫骂。
李元婴是宗室人渣,外加小透明,可现在皇帝愿意用他,大伙儿也得给个面子。
李素这一巴掌抽的过了,有人皱眉,“陛下会不高兴。”
“打了就打了吧,滕王不敢说出去。”
毕竟是小透明,被欺负惯了。
李素一巴掌抽去,旋即有些后悔。
但他见李元婴呆呆的捂着后脑勺,不禁就笑了。
这还是那个宗室小透明啊!
我怕他个鸟!
李元婴从呆滞中清醒过来……
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抽去。
啪!
李素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元婴。
“你……”
“本王忍你很久了!”
李元婴又是一巴掌拍去,接着一脚踹了李素一跟斗。
众人愕然。
小透明竟然发飙了?
李元婴指着李素骂道:“真以为本王好欺负?以前本王顾全大局不和你计较,你却变本加厉。今日当着一众宗室的面,本王告诉你,下次再敢动手,本王弄死你!”
李素面色惨白,喝的酒都化为了汗水流淌出来。
优美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543章 大王做得對
“你……你先前为何不和老夫说话?”
这是把柄!
皇帝让你做什么?你竟然漏过了我。
你这就是公报私仇。
这人果然聪明,不过……
李元婴骂道:“你就是个小人,本王过几日要做生意,请了诸位宗室去光顾,怎地,不请你有错?呸!”
他扬长而去。
宗室们面面相觑。
“滕王竟然这般……这般刚烈?”
以往的李元婴就是个二皮脸,是一团烂泥,先帝训斥过多次,可他依旧如故。你让我换地方?行,我正想再修一座滕王阁……
这么一个人,在大家看来就是皇帝的一条狗,可这条狗今日却发威了,暴打了李素一顿。
消息传到了柳宝林那里,她叹息一声,“知道了。”
武媚知晓后颇为意外,“他竟然有此胆略?”
邵鹏笑道:“滕王和武阳侯厮混,怕是……”
他捂着嘴,但武媚却在笑。
“跟着学坏了?”
“阿娘!”
李弘来了,准备和武媚一起吃晚饭。
“今日学了什么?”
“学了好些字。”
武媚欢喜,“可都记住了?”
李弘点头,“都记住了。”
周山象笑道:“昭仪,赵二娘教了大王不少道理和规矩呢!”
武媚点头,“教了什么?”
李弘说道:“教了……不许说谎,不许打骂人,不许……”,他抬头,有些不解,“阿娘,陈二娘说……说要听爹娘的,爹娘错了也不许说……”
武媚一怔……
第二日,贾平安进宫。
李弘早早在外面等着,贾平安见他站的笔直,不禁赞道:“大王果然是男儿。”
周山象冷哼一声,“就是你教了大王有话就说,昨日大王和昭仪较劲呢!”
“有话就说不妥?”
“当然不妥。”
周山象说道:“大王以后……自然不能有话就说。还有,你还给大王说了什么……爹娘有错也要说出来,昭仪说了大王,大王忍着没哭……”
李弘抬头,一脸坚毅的模样。
小小的人儿,眼泪也不肯擦一下。
周围的宫人们都看着。
贾平安俯身,很认真的道:“大王做得对。”
……
晚安!


Copyright © 2021 雪君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