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君閣樓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 ptt-77 一輪終結熱推

Irvin Alison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张欣晴快要忍不住笑了。
所谓“人类从历史上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绝对不会吸取教训”,用来形容钟有闻也是非常适合了。仅凭自己的一个想法,仅凭一腔热血一样的认定,不顾前因后果地去做一件事……她甚至能从这里想到一系列的后续,无论是那片世界发展出了妖魔鬼怪的文明最终和人类展开文明之间的战争也罢;那里化为养蛊场出现超级鬼怪冲破出口也罢;甚至于人类方面为了绝此后患守住出口将里面每隔一段时间来一场大屠杀也好——所谓的和平治世,不过是一个还没开始做的梦而已。
不过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和马戏团一起这么长时间,精神也有点不太正常了吧,她已经完全不想去嘴炮钟有闻了,现在心里更加想要杀了对方,将这个项目彻底摧毁。
看来回去要好好清理一下灵魂了啊。
张欣晴邪笑了一声,抬起手杖指向钟有闻:“超级贵宾待遇,表演开始吧!”
霎时间,所有马戏团的鬼们全部显现了本体,向着钟有闻发动了冲锋。
=
轰隆。
地面震动,陆凝扶着墙稳住身体。从四面八方都听得见爆炸声和倒塌声。她似乎看到有类似蛇一样的黑影在房屋之间游走,犀牛的影子则开始了横冲直撞。这些攻击都避开了路上的面具人,但房屋却都难以幸免于难。
如此肆意妄为的攻击方式,好像不是出自同一个指挥的手笔。陆凝和燕子丹一边躲避着怪物的攻击线路,一边艰难地往更加靠近中央的地方前去。实在躲不开的鬼怪就靠着两人的能力来暗杀。
“估计别人都是在正面进攻吧。”燕子丹在又一次协助陆凝刺杀了一只鬼之后歇息时说道,“就我们是在潜入。”
“而且我们俩还是没什么正面战斗力的,就算真的潜入进去了也不能斩首。”陆凝甩了甩剪刀,已经有四十个符号填满了,还有九个。
“哈……好像还真是。”
陆凝在心里算了算,铜方镇里认识的人都已经进入这片区域了,想找外援也找不来。不过毕竟场景都到这个时候了,来一场最终战斗也算正常,只是自己这里略有些麻烦。当然,她还可以向外面打电话,不过铜方镇的强力阻隔能力已经连白环都很难穿透了,她能够打通的电话只有曾经在鬼怪事件中联络过的汤海瑶而已。
“就算想要叫外援,现在也来不及啊。”陆凝有些抱歉地说,“而且外援应该也需要一定的集结时间,这么大的事,光是黄巽那些人只怕不够。”
“所以之前滕璇……”
超棒的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77 一輪終結閲讀
“她就是办这件事的,只要找得着汤海瑶或者黄巽,就可以顺着他们的路子请求更高的支援。当然,有叶琴那条线更加稳妥一些。”陆凝笑笑,“我们的事总会解决的嘛。”
“你有打算就好。”燕子丹点了点头。
前面又有好几只鬼,一般遇到这种成群出现的鬼怪,两人就会绕道。幸好很多房子都被破坏了,反而增加了选择道路的空间,两人找了一个被撞塌了墙的房子钻了进去,确定里面没人,就从冰箱里先翻出了一些食物。
“饿了吧?”陆凝给燕子丹递了一些吃的,她每次进行两界穿越都需要耗费大量体力,而自己执行刺杀聚精会神起来消耗也不小,之前吃的东西完全不够……说起来,几点了?
“下午了啊。”燕子丹正好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这段时间众人几乎都没关注时间的走向了,大概也是之前水镜里的夜晚闹的。然后,燕子丹就又说道:“刚刚接龙里面又有消息了,十二小时已经过去了,本来应该接龙的是陈航,不过他没有写……这大概是他最后为我们能做的事情。”
“嗯。”陆凝点了点头,那么剩下的就是邓常丽了。
“嗯?”燕子丹忽然诧异地提高了音调,“但是……但是这才十几分钟,邓常丽就上传了?她在干什么?她不知道现在有多危险吗?”
“你说什么?”
=
这个古朴的小镇充满了令人迷惑的状况。方志杰离开那个有着怪画的旅馆,希望能够在镇上打听一些东西,却没想到铜方镇的状况比他想的要复杂很多。
好吧,也许能够正常交流就已经不易了。铜方镇的人有一种莫名的古怪感,如果你作为游客,在这里游玩,想要看看当地有什么特色的景物或者有趣的街道,那么多半的人都会热情地给你推荐很多不同的地方。然而如果方志杰开始询问铜方镇近些年的传说,或者猎奇志怪一类的东西时,当地人就会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花了半天的时间,他完全没能打听到这里任何消息,哪怕是附近哪家有了丧事都打听不到。懊恼的他走进了一家路边的小餐馆,打算随便吃点东西,晚些时候试试向做生意的人打听一下。
“一个客人。”
走进店门后,方志杰听见老板嘀咕了一句,刚刚的经历让他感到些微有些不安,不过店里也不光是他一个人,还有别的客人在这里用餐,他找了个角落的座椅坐下,拿起放在桌边的菜单随便点了个盖浇饭。
店里只有一个老板和一名服务员,后厨大概还有车厨师在忙碌吧,不过老板就坐在店门口的位置,玩着手机不时瞥一眼客人。
天色渐渐变暗,店里的灯光不太明亮,方志杰有些后悔来这么一家路边小店的,既然来了这种地方,那还不如找一个大饭店之类的地方。
但是,盖浇饭倒是出乎预料,分量十足,而且味道也非常不错,方志杰喝了一口附赠的汤——有点鲜味,不过比起盖浇饭来说差了不少。他将碗放到一边,吃着饭,也在偷听店里客人的聊天。
晚上的人很多都是一些下班的人路上吃一顿的程度,各自点一个饭、面之类的,奢侈点再来个菜,有的还会开一瓶啤酒。这样的环境下,往往说着说着就不会注意音量了,很容易就可以听到这些人在讲什么。
没有人提到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消息,各种故事中偷听就能听见关键信息的情况没有发生,直到方志杰吃完,那些人聊的也都是像工作、人际、娱乐之类的这些东西。
方志杰有些懊恼地起身去找老板结账。
那个一直玩手机的老板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瞅了一眼桌子那里,从旁边的几个记账单中挑出一张来:“十块。”
方志杰掏出钱包付钱,在他找零钱的时候,老板忽然低声开口了:“小兄弟,外地人?”
“……来旅游的。”
“别那么害羞啊小兄弟,旅游是吗?旅游好啊,长见识。”老板笑呵呵地说着,“但是铜方镇已经不怎么出名了吧?这里早就不办旅游业了,我知道的。来这里的人基本不是出差就是乡镇政府的接待,真正的游客基本不会来……毕竟这种发展成了半吊子的小城镇哪里都是对吗?”
这老板怎么突然话多了起来?
“我就是觉得去一个新地方还挺有意思的,没想这么多。”
“好。这么说吧,你吃饭的时候其实是在听吧?想听听这里有什么消息?我跟你说,你这样打听是打听不到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77 一輪終結推薦
“我没想打听什么……”方志杰警觉的取出钱递了过去。
“好,好,不过,想知道什么的话,就得晚上去羊角街石柱屋,啊,还有大概半个多小时,就天黑了吧。”老板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这个地方,只有住得久了,才知道有多么不同寻常啊。”
方志杰匆忙地走出了饭店。他总觉得这种送上门的情报会有问题,然而也不可否认这对于一筹莫展的他来说很有诱惑力。如果那个“白礼”已经开始了,那么他这种没什么打探消息经验的人恐怕只能靠这种古怪的“情报”了。
思考片刻之后,他找到一家出售厨房用品的店买了两把刀,又去五金店搞到了两盒钉子,做好准备之后便前往了那个所谓的羊角街。
这是一条僻静的小型街道,只有双车道,而且建筑比较破旧,应该很有些年头了。石柱屋是这条街上的一家古玩店,应该算是这里外观看上去最好的店铺了,方志杰在天黑的时候走了进去。店里的人不多,看得出来很多人都在闲逛,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却没有找到看上去类似是店员的人。
他往里面走了走,穿过一条短廊,发现更里面的一个屋子里有几名穿着统一颜色褂子的人正在打扫,这间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几根石柱而已。方志杰走进去低声问了一句:“请问……”
一个打扫的人抬起头,吓了方志杰一跳。
这个人的脸色蜡黄,瞳仁非常小,眼睛里的大部分都是眼白。脸上的胡子虽然刮得很干净,却在下巴的位置长着很多细小的肉瘤。方志杰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这样的人。
这时候,另外的人也都抬起头,方志杰感到寒毛直竖,这里所有的打扫人员都是容貌古怪,甚至到了离奇地步。这些人不正常的眼睛盯着他,顿时让他打起了退堂鼓。
“抱歉,走、走错了。”
方志杰也不想问了,说了一句就转身,还没等跑,就被人拉住了手肘。那个人的手上有很多汗,哪怕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一种黏黏糊糊的触感。
“你……走那边。”
方志杰扭头看了一眼,第一个抬头的人用手指了指后面,穿过石柱的房间侧面,有一个小门,是关起来的。但看这个人的意思,这扇门可以打开。
“问什么事,都……走那边。”那人见方志杰愣着,又说道。
“哦……哦,谢谢。”方志杰轻轻摆脱开这个古怪的人,剩下的又开始低下头打扫了,这些人主要打扫的地方都是石柱周围,无论怎么看都非常奇怪。
应该走?还是应该留下?方志杰一咬牙,摸了摸背包侧面探出一小截的刀柄,迈步向那个小门走了过去。
门后是一条向下的楼梯,越是往下,就越能闻到潮湿的泥土气味。看起来楼梯是通往地下的,这令他感到更加不安,甚至有些后悔。只有一条路的话,如果被堵死了不就完了?
还没等他胡思乱想结束,前面就出现了一扇门,老旧但结实的木门,方志杰看了看两边,有一根绳子,他伸手轻轻拽了两下。大约两三秒钟之后,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温暖的灯光从里面照了出来。
打开门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她冲着方志杰笑着挥了挥手,然后伸手比划了一下里面,不过没说任何话。方志杰有些诧异地走了进去,发现屋子里还有三个小孩,都是一样好看的小家伙,不过相比于那个女孩,这三个孩子的问题很明显——一个少了一只手,一个走路一瘸一拐,一个左眼戴着黑色的眼罩。
这些孩子……都是残疾人?方志杰将目光投向最后一个人,也是坐在书桌旁边的一名老人。老人非常瘦,可以说瘦得皮包骨头,一双眼睛外凸,如同骷髅一样的手上稳稳地握着一支笔,在一张白纸上慢慢地写着字。
“你是第一个。”少了一只手的男孩蹲下身,从下方笑眯眯地看着方志杰,“今天第一个。爷爷还在准备,不介意等等吧?”
“呃……没关系……”
门在背后关上了,方志杰陷入了一种迷茫感当中。这里的情况实在过于令人费解,他想要仔细思考,却觉得脑子有些迟钝。
过了也许很短的时间,老人放下了笔,转过身,那双眼睛瞪着方志杰。
“你有什么事?”
“我听说……如果想知道铜方镇的事情,就得到这里来询问。”方志杰没有想好说辞,便实话实说。
“那要看是什么事了。”老人慢慢点了点头,“我这里……也不能什么都告诉你。”
“我想知道白礼,还有这里是不是已经被白礼所影响了!”
方志杰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句话,而在这句话之后,房间里的灯光就瞬间熄灭了。
【——上传者,我是姐姐】


Copyright © 2021 雪君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