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66zkm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逆天邪神 起點-第1780章 南溟底牌展示-g0461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这一瞬间,不止是神坛,仿佛整个南溟神界的苍穹都变得幽冷死寂。
不仅仅是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等人,就算一众溟神,也分明露出了措手不及的惊容。
靈瞳
这忽然的变脸实在太快,太过突然,而且极不明智。虽然云澈身边不过寥寥几人,但他们恐怖的实力以及狠绝的手段宛如黑暗噩梦,南溟神帝怎会在这个地方、这个时机忽然去触罪这个连龙神都不放在眼里的戾鬼!
獨家蜜婚
唯有北狱溟王和东狱溟王,他们没有转身,双目之中蕴起越深越浓郁的金芒。
南千秋缓缓抬首,刹那震惊后,他马上明白了什么,嘴角微咧,低吟道:“不愧是父王。”
“南溟神帝,”轩辕帝向前道:“盛事在前,又何需这些不合时宜的玩笑。”
“玩笑?”南溟神帝低笑着道:“本王从不开玩笑。疯狗不但要抹杀,而且要越早越好,要抹杀到一块犬骨,一丝毛发都不能留下。否则,南神域说不定就是下一个东神域,魔主认为如何呢?”
“没错,一点都没错。”云澈微笑,声音幽然:“当一个活生生的人被逼成狂犬,连本魔主,都经常感觉到恐惧害怕,而你南溟,现在领灵魂是不是也在瑟瑟发抖呢?”
没有众人预想中的暴怒、凶戾或狂笑,云澈的反应平淡的有些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云澈的身侧,千叶影儿的反应也颇为平淡,只是静静的听着,甚至没有侧目看向南溟神帝一眼,仿佛事不关己。
後天
倒是三阎祖,他们的老目之中猝然释放出骇人的黑光,宛若在这南溟王城的上空投下六个足以瞬间吞噬一切的黑暗深渊。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对视一眼,随之目光同时瞥向脚下,面色逐渐变得沉重。
云澈的反应,南溟神帝毫不奇怪。身侧七个十级神主跟随,其中的五祖更是恐怖到骇世,换做谁,面对这忽然的“翻脸”,都根本不会惊慌和愤怒,说不定只会感觉到可笑。
“没错。”南溟神帝缓缓抬起手臂:“能让本王从魂底瑟瑟发抖。云澈,你这条狂犬着实了不起!本王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还如此彻底的,将本王逼到这一步!”
之前还算是“暗指”,南溟神帝这次开口已是彻底的撕开。他话音落下之时,释天、轩辕、紫微三帝眼神同时出现了奇异的剧荡,而南溟神帝身上金芒骤闪,抬起的手臂绽开一个耀目的金印,刹那轰出。
而这道金印,却不是打向近在咫尺的云澈,而是直轰后方,罩向了立于一起的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三人。
而三大南域神帝也奇异的无一人抵御和避开,反而在金印罩身之时,整齐划一的同时借力后退,如三道流光般射出,一瞬间远远飞离神坛。
三帝被骤然轰出神坛的刹那,一道金虹在南溟王城的上空铺开,无声的笼罩在了穿云的神坛之上。
“嗯?”看着南溟神帝一掌将三帝轰飞,云澈似乎很是意外。
而在这时,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那一直古井无波的身姿同时微晃,他们的身影碎裂空间,蕴含着庞大梵帝神力的手臂抓向了同一个人……
而让这两大梵祖同时猝然出手的目标,赫然是神坛中心的南千秋!
但,南溟神界现存的两大溟王都在南千秋的十步之内,他们似乎早就预知了这一幕的到来,几乎在两大梵祖出手的同一时间,他们的身影骤转而过,早已暗中凝聚的力量瞬间释放,化作一个耀金色的守护屏障,毫无慌乱的迎向两大梵祖的力量。
铮!!
四个十级神主的力量正面碰撞,刹那的力量爆裂之音几乎要将苍穹撕裂
虽同为十级神主,但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的力量终究太过浑厚磅礴,非东狱溟王和北狱溟王可比。但一方猝然出手,一方蓄势待发,两大梵祖的力量和身形都被两大溟王之力牢牢阻滞,未能近身,更未能伤及南千秋分毫。
而一个刹那便已足够,两溟王手臂同时一推,借力暴退,带起脸上毫无慌乱的南千秋,远远飞出了神坛之上。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没有追及,亦没有再看向远遁的南千秋一眼,以他们的辈分与身份却联手向一个小辈忽然出手,在这他们“生前”,是断然做不出的事。
“迟了。”千叶雾古一声短叹。
千叶秉烛转目,淡淡道:“南溟,好手段。”
“呵呵,两位前辈过奖。”南溟神帝笑呵呵的道:“非常之时,非常之人,当用非常之手段。”
何日請長纓
他说话之时,神坛之中的众溟神已全部瞬身于南溟神帝之后,身上金芒微闪,释放着在世人眼中宛若神灵降世般的威压。
“你们在做什么?”云澈微微眯眸,盯向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语气颇为不善,显然在怪罪他们未经命令而擅自出手。
“溟…皇…结…界。”千叶影儿唇瓣微启,缓缓说出四个字。
“那是什么东西?”云澈瞥了一眼笼罩神坛的淡淡金虹,这一系列的变故,没有淡去一丝他眼中的狂肆,而这世间的结界,在他眼中,仿佛皆为笑柄。
千叶影儿垂眸道:“你应该没忘记当年邪婴问世前,星神界忽然张开的那个‘星魂绝界’吧?这个溟皇结界,大概便和那个星魂绝界相似。”
妃常攻略
她微微抬眸,声音低沉了几分:“同样有着当世认知之力不可摧灭的强度,同样唯有身具相应的血脉和神力才能穿过。”
云澈:“……”
当年,星神界准备献祭茉莉和彩脂时所张开的星魂绝界,据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强破,闻声而至的一众神帝都被隔绝在外,唯有拥有星神神力或星神血脉者才可出入。
当然,最后是被苏醒的邪婴之力所破。
“不愧是影儿,我南溟已有数万年未曾张开溟皇结界,你定是从未见过,却一眼识出,看来即使是黑暗的魔污,也没有噬掉你的聪慧。”南溟神帝微笑而赞,随着南千秋被安然带离,他脸上的笑意已更为的安然从容,眼中的神光,也逐渐变得幽邃。
千金笑
神坛之外,南域三神帝目光紧凝,在南溟神帝出手前,他们已接到其传音,所以很是配合的在溟皇结界张开前瞬间遁出神坛。
只是,他们却看不懂南溟所欲何为。
南溟的言语和忽然爆发的煞气,无疑是要不惜一切灭杀云澈。
但,且不说云澈自身那鬼神莫测的实力,他身边七个人那可怕的实力,南溟神界纵为南神域第一王界,也断然不可能在这七个人的手下强杀云澈。
溟皇结界虽然牢不可破,但能做的也仅仅是将对方禁锢……难不成,是要将他们禁锢于此,然后等暴怒的龙皇和龙神们降临此地,合力剿杀吗?
看着泛动微光的溟皇结界,这大概是南域三帝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只是,溟皇结界强大的同时,所需要的能量消耗亦无疑巨大无比,每一息的消耗都巨大的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真的要强行维持到龙皇和众龙神从遥远的龙神界到来吗?
“呵呵,”和南域三帝的凝重不同,南千秋却是发出了一声低笑:“这个魔鬼,终究还是要死在父王的手上。”
荒唐契約:不做總裁傀儡妻 百世月讀
生物煉金手記 真費事
無盡武煉 江天寥廓
南域三帝同时皱眉转目。
“哎,代价太大了。”东狱溟王一声轻叹:“不到万不得已,王上绝不愿走这一步,都是那云澈狂傲无度,自寻死路!”
南千秋和东狱溟王让南域三帝更为惊疑。这时,释天神帝忽然瞳孔一缩,失声而语:“难道是……”
话未出口,他已猛的抬头看向了神坛,剧荡的眼瞳之中,赫然带着一分战栗。
“是什么!?”轩辕帝和紫微帝同声追问。
苍释天却毫无反应,双目死死盯着前方,双手转眼间已攥紧到发白。
云澈目扫四周,忽然狂笑一声:“哈哈哈哈,南溟,本魔主还期待你一番狂言之后会摆出多么高明的手段,结果就铺了这么一个龟壳?”
“难不成,你是想要本魔主笑毙在你这让人笑掉大牙的蠢行之下么?哈哈哈哈哈!”
南溟神帝咧嘴而笑,不紧不慢道:“云澈,你猜今日这神坛,究竟是为谁而升呢?”
“然后呢?”云澈淡笑森然。
南溟神帝背过身去,缓步走向结界边缘:“虽然筹备良久,但本王还是希望这里只是吾儿封禅之处,可惜啊可惜,你云澈并非疯子,而是疯狗,那就让你肮脏的魔血,在我南溟的远古天威下,永恒的绝灭吧。”
声音落下,他的身影也已来到结界之前,然后毫无阻隔的一穿而过,来到了神坛之外。
众溟神亦在他的手势之下,全部退散,同时毫无阻滞的退到了结界之外。
云澈没有试图出手,神坛就这么大的地方,想要将全力退离的溟神强行留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南溟神帝。
出 紫金色
“就凭你?就凭这么一个可笑的龟壳?”云澈嗤笑出声,他缓缓眯眸,视线中的溟皇结界气息微弱,若有若无,但就是那一缕浅薄的气息,带给他的,却是无比清晰的“不可摧灭”感。
星魂绝界的强大,是因它的力量连结着众星神的星神源力,而这个溟皇结界却显然并非如此,其力量来源,最大的可能,便是脚下的神坛,以及神坛之下的穿云神塔。
“魔主,”千叶雾古出声:“可还记得老朽先前告知你的……”
“闭嘴!”云澈却是低冷出声,打断千叶雾古之言,然后前指,蔑然道:“阎一阎二阎三,去试试这龟壳。”
南溟神帝的狂妄和触罪,早就让三阎祖心中戾气滔天,但直到南溟神帝和众溟神安然走出结界,云澈都没有下令出手,他们险些憋到魔血爆裂。
此时云澈号令之下,阎魔三祖同时狂嚎一声,三只黑暗鬼爪虚空闪现,直撕前方世人认知中无可摧灭的溟皇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