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ma0xn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線上看-第1224章 塔圖因上的陰影(°°)~ (°°)~ (°°)~展示-2rjot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塔图因,它是一颗巨大的沙漠化星球,属于银河共和国星系外层空间的阿卡尼斯星系区域,是一颗围绕着一个低温双星系统运动的行星。
它是银河系中最古老的行星之一,组成部分主要为熔化的地核、岩石化的地幔、以及硅酸盐为主的地壳。它上面的可探测化石记录显示,两百多万年前这里就已经有了生命,并曾被广阔的大洋和茂密的丛林所覆盖。
不过,阿纳金并不喜欢这里,因为现在它这里的气候早已变成了荒芜的世界,海洋也早已经干涸多年,贫瘠荒凉的地表和曾经的海洋所在也渐渐演化出了多样化的地形地貌,但这里更多的,就只不过是那些因为含钠量高呈现出发亮的金黄色以及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茫茫沙海而已……
但是呢,哪怕是一个茫茫的沙海星球,这里也仍旧有着不少的城市和居民,并仍旧保留着那种卑劣落后的奴隶制度!
而这,就正是阿纳金不太喜欢这里的主要原因……
虽然这里是他的故乡,是生他养他十多年的地方……但是,任谁从被生出来开始就是一名奴隶,然后跟自己的母亲一起被冷酷的奴隶主压迫以及奴役那么多年,就肯定是不会太喜欢这里的。
“……”
異鄉修仙錄
“塔图因,我又回来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个圆顶房屋和那跟科洛桑一样几乎不见一丝绿色的荒漠城镇,阿纳金叹了一口气,并根据自己的记忆,朝着这个虽然有些许改变,但是大体上就仍旧是原本的那个破败样子的街道前边一步步走去。
在前边,有他需要的东西,而且,他已经看到一个熟人了……那个正在笨拙地修理着某个机械,有着矮胖的身材、丑陋的鼻子、翅膀以及蓝色皮肤的托伊达里亚人——沃图!
对方是这里一个奴隶主,同时,也是他阿纳金的主人……当然了,那只不过是曾经的主人而已,现在,对方早已不配!
因为,现在他阿纳金·天行者可是一名身份高贵和权力超然的绝地学徒,不是对方那种长得又矮又胖且还有着一个难看的长鼻子的,浑身散发着恶臭的丑陋怪物所能高攀得起的。
“嗨……”
“你好沃图,我们又见面了!”
虽然心中百般思绪涌起,但是阿纳金就还是带着一丝微笑着走到了某个老熟人的面前,并带着一丝丝感叹的语气问候着。
曾几何时,他看到对方都说是唯唯诺诺的,生怕做错了什么招来惩罚……而现在,他已经可以俯视对方了,且对方在他的面前就如同一个蝼蚁一般,再也不能让他产生任何一丝一毫的恐惧!
“??”
“你是……”
托伊达里亚人沃图满脸的疑惑,显然,他并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个已经大变样且十年都没有见过的阿纳金,也怎么都想不到会是对方。
“唔?”
“你这是在修什么东西?好吧,让我来帮帮你吧!”
鉴于对方没有认出自己,且自己的母亲还在对方的手里,阿纳金就表示可以先帮帮对方。
毕竟,他可是答应了欧比旺,这次是来塔图因是必须和平地去赎回他的母亲的,不是来砍死对方然后抢走自己的母亲的……不过,如果对方怎么都不肯放人的话,他最后会怎么做那可就说不定了。
“??”
“喂!”
“你想干什么?!”
“等等……”
“那是光剑……你、你是一名绝地武士?该死的,怎么又有绝地武士来这种破地方了?”
看着对方的装扮,沃图有些惊疑不定,同时也有些懊恼!因为,他当初开始倒霉可就是从碰到一名绝地武士开始的,而现在那么多年后又碰到一个,那岂不是说,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所以,不由自主地,他不由有点紧张起来。
“你……”
“不管怎样,我没有惹事,就算有,也不是我干的,我是肯定不会承认的,你别想来套我话!”
沃图以为对方是来找自己做的某些违法事情的麻烦的,所以,没有等对方开口,他便赶忙此地无银三百两一般矢口否认了起来。
“……”
“好了!沃图,现在修好了,给你!”
只可惜,阿纳金并没有理会对方的话,只是自顾自地修着自己的东西,并很快就修好了它,然后轻轻放到了对方的跟前。
‘!!’
“你……”
一名绝地武士竟然会好心到帮自己修东西,这种事情,让沃图心下有些惊惶不已,并更是有些惊疑不定地死死盯着对方的脸,想看看待会儿对方到底能说出什么话来。
青帝重
“哼!”
“好了,沃图!,你先别紧张,我这次其实是来找施密·天行者的,你应该知道她的,对吧?”
看到对方脸上忐忑的表情和几欲拔腿而逃的动作,心下有些感叹的阿纳金在冷哼了一声后,才出声安慰对方道。
这一次,只要对方老老实实地交出他的母亲,不要跟他刷什么花招,他就肯定是不会太过于为难对方的。
“你是……”
“啊!”
‘安尼?你是……小安尼?!’
翠蓮曲
看着对方的样子和眼睛,虽然长大了,但是脸上还有着某些轮廓,且再想想对方同时还是一名绝地武士,沃图很快就想起了一些事情并试探着亲昵地汗出了阿纳金小时候的昵称,反正,以前他就是那么叫对方的。
“……”
阿纳金没有说话,仍旧跟对方对视着,算是默认了。
“不可能的……”
“不过应该没错的,你就是安尼,你就是阿纳金……没错的,我想起来了,就是你!”
“哈哈!”
“看看你,都长得这么高了,还成了一名绝地武士?可真是个惊喜啊!”
围着对方飞着看了一圈,沃图很快就笑了起来。
水靈
因为他忽然觉得,或许凭着他跟阿纳金的这层关系,应该可以被他拿去吓唬和威胁那些经常欺负他或者看到他落魄就想要赖账的混账家伙们?
想想也是,有这么一个绝地武士的朋友这层铁打一般的关系在,可比跟管理这片地区的管理者或者跟势力最强的海盗还更能唬人的!因为,绝地武士可比他们的逼格要高多了,也更加啊厉害,那是全银河系都公认的!
“好了,沃图,少啰嗦!”
“说吧!”
“我母亲,她现在在哪里?”
阿纳金可没空跟对方废话,就这么直截了当地问道。
这一次,他说什么都要将他的母亲施密·天行者给赎出来,所以,他希望对方最好识相一点,并报出一个他可以接受的数字,要不然,他可不保证他不会将原本简单的事情给付诸武力。
“啊…..”
“是啊,西米……我早该知道的,你来这里肯定是为了她,不过,晚了,她现在已经不属于我了,她早就被我卖掉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在阿纳金的那隐隐威胁的目光下,旧货店的老板沃图没有敢试图去隐瞒,直接就大大方方地说道。
毕竟,那个女人是他的奴隶,而奴隶在塔图因这颗星球这里时合法的,他将对方卖掉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的,哪怕对方是一名绝地武士也不能从中找出自己的什么不对来!
“!!”
“卖了,你卖给谁了?!”
微微一愣,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波澜且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的阿纳金赶紧追问。
“噢,虽然我也很抱歉!”
“可阿纳金,你也知道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好吧好吧,你看到了的,我现在落魄了,我养不起她了,所以,我把她卖给了一个收集水汽的农夫,他叫拉尔斯,至少我记得是那个名字……”
“喂喂!”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至少他给了她自由,那人对她还很好,还娶了她,说不定还生了几个小崽子,简直没有比那更好的结果了!”
“没错!”
神話之系統附身 風破雲
“是我大方地给了她自由,所以你不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沃图有些被下阿纳金的那种想要杀人一般的眼神给吓住了……虽然,对方曾是自己的一个小奴隶,但是今非昔比,现在对方可是个绝地武士,要是对方一言不合砍了自己,可能自己死了都没有地方说理去!
“哼!”
“那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听到这里,愤怒的阿纳金稍稍有些平静下来,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虽然狡猾,但是也不至于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还敢欺瞒自己。
“反正离这里很远,我早就忘记……”
“好吧!好吧!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唔……”
“我记得应该是……是在太空港莫斯艾斯利的另一头,反正就在那片地方……”
原本还想糊弄一下的沃图,很快就又在阿纳金的那种随时可能会暴起伤人的可怕眼神下妥协了……因为他了解阿纳金,至少是小时候的阿纳金,他也知道某个小崽子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人。
“说!”
“我需要知道更具体的!”
早已不耐烦的阿纳金一把就揪住了对方的衣领。
“这个…….”
“哼!有什么问题吗?”
“当、当然没问题!”
“那就快说!”
“来吧,虽然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了,你知道的,事情毕竟已经很多年了……不过,我可以去查查我的记录……当然,你不放心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查,反正你自己知道怎么查的,不是吗?”
“哼!沃图,你最好别耍花招!”
“当然不会!”
“来吧!阿纳金,咱们到店里去……再怎么说,咱们也是老交情了,我又怎么可能为这种小事去为难你呢?”
沃图干笑着,一边想要继续跟对方套关系,一边带着对方走到了那个十多年了都没有什么改变,而唯一的改变就是变得更脏更乱的旧货店里……
‘喂!’
‘阿纳金,现在你发达了,咱们就不能喝两杯吗?’
‘喂!!’
很快,没有几分钟,查到了结果的阿纳金又匆匆一言不发地从旧货店里快步走了出来,完全就没有管某个丑陋旧货店老板的邀请,直接黑着脸朝着这个小镇子外走去。
‘好吧……’
然后没一会,旧货店老板沃图就看到,一艘穿梭机从镇外呼啸而起,卷起阵阵的沙尘后,朝着莫斯艾斯利的方向高速飞走,眨眼的时间就消失在了那昏黄的天空尽头。
两天之后……
让阿纳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是没有能找到和救回他的母亲……因为,他没有能在旧货店老板沃图口中的那个农场里找到她,而是在一群塔斯肯人的村落里找到了她。
而且,当他找到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一具再也救不活的尸体?
再然后,他做了什么他已经不想去回忆了……
反正,最后他只是浑浑噩噩地将对方的尸体再一次带回了那个农场,因为那里是她的家,而且他看得出来,甚至原力也告诉他,她眷恋着那个地方,而那个叫做克利格·拉尔斯的湿气农场主也确实是真心对她的,所以,他选择将她给埋葬在了农场的边上,跟其他被那些被塔斯肯人袭击而死去的人埋葬在了一起。
“……”
看着眼前的一个个墓碑以及属于他母亲的那一个,阿纳金如同咽喉中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巨大的愤怒和哀伤如同一头野兽一般,正不断地在他心中咆哮怒吼着,就如同被他一直压制着不得不蛰伏在科洛桑星球最底层的那暗无天日的地壳中的躁动虫群一般,时时刻刻都想着要冲破牢笼,去蚕食和毁灭掉外界所有的一切?
不好还好,阿纳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他克制住了,就那么默默地呆立在墓碑之前,低着头,任由夹杂着黄沙的风刮着他那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过食物和水的脸颊和干裂的嘴唇。
佛眼砂
‘……’
‘我很抱歉,阿纳金……’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我保护不了她,都是我的错……而要是这个世界多一点像你这样的人那就好了,也许,这个世界就会和平,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幸了……’
‘你……’
‘唉,算了……’
处理完后事之后,看着愣愣地站在坟墓前的阿纳金,身为继父的克利格·拉尔斯原本还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但是,看到对方的那种样子,再想想自己的感受也一点都不比对方要好之后,他最后就还是叹息着摇了摇头,红着眼,勉强控制着他的自动轮椅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子的女朋友往回去的方向慢吞吞地飘走。
想来也觉得可笑,他跟对方一样,也失去了很多很多,他自己都是需要人来安慰的时候,又怎么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对方呢?
“……”
“哼!”
“多一点像我这样的人吗?呵!妈妈,你看好了,一定会的,很快就会的,我向您保证……”
“以后,我发誓:属于我阿纳金的东西,我一定会珍视和保护好,我将无所不能,我将会是全银河系最强大的绝地武士以及最‘仁慈’的统治者……所有触犯法律和破坏美好事物的家伙,比如像塔斯肯人那样的家伙,就必将会被我无情地斩杀殆尽!”
“我保证,一定会的……”
“谁也不能再从我的身边抢走我的任何一件东西,我保证……”
等到自己的继父和继兄弟等陌生的家人们离开后,阿纳金才呐呐自语般拿出了一个存放着好几只幼虫的瓶子并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手心里暗暗发誓道。
高冷陰夫好霸道 古道幽夢
此时,那个瓶子里的幼虫已经少了一只……
而失踪的那只,则在昨天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给丢在那群让他斩杀殆尽的塔斯肯人的部落里了……他已经给那只幼虫下达了命令并坚信,等他下次再来到塔图因这里,这颗混乱无序的星球就必定会变成另一个不同的景象!
汽車大時代 夢想傳承
他保证,和平以及秩序一定会降临这颗混乱的星球这里!
不过,那是以他阿纳金·天行者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而届时,所有邪恶的塔斯肯人,必将会被他斩杀殆尽,一个不留!!
至于所有的塔斯肯人是不是都该死,那他可管不了那么多……因为他只知道,很快,这颗星球将会变成他的私有领地,而这里的一切也将由他阿纳金·天行者说了算!这就像某个强大的安妮小元首曾经对他说过话的一样,真理只掌握在有力量的人手里,只要他说他们那些沙民有罪,那他们就有罪,哪怕没有也有!
因为,他是阿纳金,他是即将现身于世人面前的虫群之王阿纳金·天行者!
很快,他相信一定会有那一天的,且可能也要不了多久……等时机合适,这个银河共和国乃至于整个银河系就必将会被他给掌控在手中……届时,所有的规则都将由他去制定,而他的意志即是真理,是那永恒亘古不变的铁一般的律条!!
超凡契約 曉春
——————————
(°°)~(°°)~(°°)~
幼虫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