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d02l2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諸天我最兇》-第22章 鑽天·空木·莉莉熱推-0yzuj

諸天我最兇
小說推薦諸天我最兇
“这么快?”
在黑手遇袭,物资被劫走之后的第七天,城主府的守卫就找上了许莫超。
之前已经说过,那些物资是很难收集的,那怕以倾城之力也不容易。
能够在一个月内收集算是正常水平——这还得是一把手亲自开口下命令才行。
但这次却用了仅仅七天的时间——这已经是越州水平了。
也就是说,云破月生气了!
也难怪,之前黑手的任务可是她这个城主亲自下令的,虽然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劫城主府的货,但是身为城主的云破月必须要有所表示才行。
穿越之皇妃太搶手 蛇蠍美人
你劫了我的货怎么样,只要老子愿意,七天之内就再搞齐一波!
“走吧!”
许莫超无所谓的耸耸肩,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敢和城主府作对,不过这种事情也轮不到他操心,云破月的实力比李威还要酷炫,凶最上,距离狂级仅仅只有半步之遥。
只要有材料,钱给够,他不过是一个负责附魔的工具人罢了。
然而让许莫超万万没想到的是,等到三人来到城主府的时候,就看到三具担架放在大堂正中间,上面盖着白布,两边齐唰唰站着两排面色悲戚的守卫。
至于背对着他们的云破月,虽然看不到正面,但许莫超却能够感觉到她娇小的身体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仿佛一触即发。
“不会吧……”
许莫超一看这情况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布衣錦華
不过这未免也有些太过分了吧?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萧晓皱眉不语,兰菲琳则是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这些人已经丧心病狂了……”
不错,正是丧心病狂。
“先是黑手,现在又是钻天、空木、莉莉,真是欺我城主府无人不成!”
便在这时,云破月猛然转过头来,在桌子重重一拍。
只听一声脆响,红木做的桌子竟然被拍成了碎渣。
不错,碎渣。
这一掌还是自带粉碎特效的。
许莫超摇了摇头,再次上前查看起来。
大概是上次黑手侥幸活下来的消息传了出去,所以这次的三个人死得不能再死了。
从伤势上看跟上次并不像是同一个人下的手。
“许同学,三天之后,你这次有什么看法?”
“我的看法?”
许莫超心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你问我是什么意思?
“我想,大概是你们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一些人吧……”
“是吗?”
云破月突然抬起头来,两道锐利的目光直朝许莫超射来。
她目光炯炯地审视着许莫超,就仿佛是要把他浑身上下都看穿一样。
搞什么鬼?
许莫超被她用这种眼神盯着,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你说你又不是小姐姐,一个老嫂子这样看着我是闹哪样啊,一点都不吸引人好吗?
總裁女兒要上位
许莫超在胡思乱想,倒是他身后的萧晓反应过来,径直开口:
“城主可是在怀疑许大哥?”
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人的目光就齐唰唰朝着萧晓投来。
一时间,她倒是比起许莫超更要吸引人注意了。
许莫超有些意外地看向云破月,却见后者居然真的微微点了点头。
这下子兰菲琳顿时不干了。
“岂有此理,我们是在帮你们,你们竟然还怀疑我们!”
她伸手就去拉许莫超,“莫超,我们走,别管这什么传送门了,让他们自己弄去!”
兰菲琳并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但现在她是真的生气了。
在她看来对方这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明明他们是过去帮忙,现在竟然反过来怀疑他们?
简直是……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许莫超和萧晓却并没有什么反应。
许莫超甚至还仿佛是很好奇地开口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就因为他们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啊!”
“因为这不符合逻辑”,就在这里一个相貌冷峻,短发嚣张的少女开口冷冷说道,“如果他们想要阻止我们去做这件事情,直接杀了你就可以从源头上解决这件事情,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舍易救难,选择更困难的一条路呢?”
虽然不知道这货是谁,但是她的话的确是让指出了盲点。
得她提醒,所有人都反应过来。
对啊,如果对方想要阻止这件事情,直接对付许莫超就行了。
毕竟跟城主府相比,许莫超明显要好对付多了啊!
得罪一个在校大学生怎么比得罪城主划算吧?
哪怕这个大学生真的很有潜力。
網遊之獨戰天下 獨戰天下
一胎二寶:爹地,你不乖
所以,在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选择以后,哪怕剩下的那个多么的不合常理,也一定都是真相!
想到这里,所有人看向许莫超的目光都变得警惕起来。
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面对众人的逼视,许莫超都懒得再用自己的凶相对视回去了。
他直接转向萧晓,“走程序吧!”
萧晓点了点头,上前一步,说道,“第一,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舍近求远,舍易求难。无论是之前的黑手,还是这一次的钻天、空木、莉莉,他们跟许大哥的实力相比都太远——所以对付他们远远要比对付我们容易。
第二……”
说到这里,萧晓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丝毫不逊于那个短发嚣张的妹子。
“你刚才假设的前提很有可能就是错的,如果对方并不是为了阻止我们拓展传送门的供应通道呢?”
“怎么可能?”
那个短发女忍不住开口。
“为什么不可能?”
萧晓冷冷地反问,“如果他们是为了抢夺物资呢?如果他们根本就是跟城主府有仇呢?如果他们恰好是跟你们运送物资的人有仇呢?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想要报复社会呢?”
她一口气就说出了三四种可能,偏偏每种都让人无可反驳。
“所以你们还是先排除了这些假设以后再来怀疑我们吧!”
萧晓在质问的时候,锋芒毕露,但在说完这一切退到许莫超身旁,任由许莫超摸着她的头时又乖巧温顺,直让一旁众人在心里大感不公。
凭什么?
凭什么这样的妹子就跟了许莫超这种长得凶巴巴的能吓死一大片的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