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g2hsr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 ptt-第八百三十二章 盼望看書-6odmd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施健吾不高兴都不行,新二组要暗杀胡孝民,这真是天助我也。
一直以来,他都以消灭新二组为己任。可这次,他希望新二组能成功。无论他们使用什么手段,他都不会干涉,还会暗中尽可能给予配合。
施健吾搬到了虹口,晚上把石桥信约了出来,今晚值得喝一杯。
施健吾一边给石桥信倒着酒,一边高兴地说道:“石桥,知道吗,军统新二组准备对胡孝民动手。”
这件事,他都没打算告诉万千良和苗刃之,但石桥信是例外。如果说施健吾有真正信得过的人,非石桥信莫属。
石桥信举起酒杯停到了空中:“你没报告胡孝民?”
施健吾洋洋自得地说:“告诉他干什么?让他好防备么?军统之前也暗杀过他,被他侥幸逃过,这次是新二组动手,他活不久了。”
石桥信不愧是宪兵队出来的,把酒喝完后沉吟道:“你要注意两点,第一,这个消息不能让胡孝民知道,否则你就完了。第二,军统的行动如果没成功,吴顺佳就得死。”
施健吾一愣,马上点了点头,缓缓地说:“你说得对,确实要注意。不管新二组的行动有没有成功,吴顺佳都不能留。”
他暗叹自己太过得意忘形,把事情想得太完美。新二组的行动一直都能成功,可未必就能杀得了胡孝民。毕竟,胡孝民很少出去,从家里到76号会待在车里,从76号到九风茶楼后就待在包厢是。
九风茶楼是情报处的一个情报站,经常也有76号的人活动,新二组的人未必能动手。
还有吴顺佳,一旦自己要借军统的手除掉胡孝民,他就留不得了。就算这次是军统主动提出的行动计划,他只是顺势而为。
但事成之后呢?吴顺佳如果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自己就成了杀害胡孝民的帮凶。如果有人怀疑他是军统的内线,恐怕也是有理也说不清。
石桥信笃定地说:“胡孝民如果死了,我会让你担任情报处长。”
修卦
他是日本人,跟涩谷的关系也还可以,加之施健吾自己的关系,拿到下情报处长问题不大。
施健吾激动地说:“多谢石桥君。”
除掉胡孝民,不仅能出口恶气,还能取而代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爽。
愛你,放棄你
胡孝民第二天上午,主持完处里的工作会议后,故意在办公室多待了半小时。然而,除了范桂荣、蒋晓光、陶准然等人过来坐了会外,并无施健吾的踪影。
陶准然说话的时候,挤眉弄眼,意味深长地说:“处座,今天施健吾的心情似乎很好,看来昨天晚上与石桥信进地了深入的交流。”
胡孝民说道:“这是人家的爱好,没什么可说的。再说了,他这样也算为国争光了。”
之后,胡孝民依然去了九风茶楼。看来施健吾准备一条道走到黑,既然他这么固执,胡孝民也不会去点醒。
两天之后,吴顺佳与施健吾再次接头。这次吴顺佳带来了胡孝民近几日的行踪,包括他几点出门,什么时候到九风茶楼,每天的路线,见过什么人。
施健吾听着吴顺佳的报告,频频点头:“你们的工作做得很扎实。”
新二组之所以每次行动都能成功,有的时候就算有吴顺佳的情报,也无法阻止。最重要的原因,是新二组的组长余升龙心思缜密,行事谨慎,每次的行动计划非常周详。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动手,为了等待行动的时机,可以等几个月。
军统要暗杀董枢的消息,情报处很早就得到了。情报四科甚至有十几个,一直在贴身保护董枢。然而,军统就是不动手。
结果,董枢首先没有耐心,为了一点钱让情报处的人回来,又主动减少了保镖的数量。军统像是随时在关注一样,一旦董枢露出破绽,马上给了他致命一击。
崛起之第二帝國 削嚶槍
对董枢尚且如此,暗杀胡孝民就会更加谨慎了。
施健吾虽然希望新二组早点动手,但他知道余升龙的性格,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会动手的。一旦动手,胡孝民必死无疑。
吴顺佳犹豫了一下,突然问:“施先生,胡处长有什么指示?”
他有种感觉,施健吾对新二组的这次暗杀行动,一点也不紧张。他不知道是不是感觉错了,觉得施健吾还在盼望着新二组的行动。
網遊之魔法紀元 網絡黑俠
施健吾淡淡地说:“处座早有准备,你们照常进行就是。”
吴顺佳又说道:“我听说胡处长经常会穿防弹马甲,枪法也很不错,他车上据说至少有一盒子弹。”
湛藍徽章
施健吾点了点头:“不错,处座枪法如神,每天不是在车里,就是在自己人的地盘。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的车子已经换成了保险汽车。玻璃都是防弹的,你们的子弹是打不破的。”
他虽侃侃而谈,但却给了吴顺佳很多关键信息。军统喜欢袭击车辆,但这对胡孝民无效。这个怕死鬼,已经让总务处给换了辆保险汽车。另外,只要有时间,胡孝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练习枪法。
異界封神系統
吴顺佳点了点头:“胡处长有了准备,我就放心了。”
施健吾叮嘱道:“在这件事上,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他现在考虑,什么时候对吴顺佳动手,并且以什么样的方式动手?石桥信说得对,不管新二组的行动能不能成功,吴顺佳都必须死。
吴顺佳忙不迭地说:“是。”
吴顺佳与施健吾的谈话,胡孝民会在半天之后收到。他研究着施健吾所说的每一句话,看到最后,他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
搞阴谋的人,很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胡孝民喜欢阳谋,让对手自己撞上来,撞得头破血流,撞得半死不活。
施健吾越是想自己死,就越不能让他如意。再说了,这本就不是暗杀自己,而是收拾施健吾的计划。
施健吾有多想自己死,到时候他自己就会死得有多惨。
胡孝民将手里的情报烧掉后,拿出抽屉里的浓盐水,给汤伯荪下达了最新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