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l3vvy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起點-第兩百六十九章 棋局間的試探,玄陰神水讀書-41823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亲自出手个屁!你个老不羞!”
前夫夜敲門:愛妻,離婚無效 洛洛
陡然间,一道爆喝声响起,一股骇人的气息夹杂着滔天的怒火向着这里狂涌而来。
清风老道的屁股几乎都要冒烟了,急得不行,目光死死盯着云墨,手中法诀一引,顿时狂风大作。
随后抬手一挥,狂风凝聚成一个巨大手掌,向着云墨扇去!
云墨的脸色一沉,身上的黑袍顿时发出一阵光亮,随风一荡,有着灵光四溢,形成一个护罩,将狂风阻隔在外。
他皱眉质问道:“清风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还没问你呢!”
清风老道怒火中烧,急吼吼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
说话间,他手上法诀再度一引,赤红色火焰澎湃而出,化身成了一条火焰长龙,顺着狂风,将云墨包裹在内。
“放肆!”
云墨的身边,另外四人脸色一愣,随后化为了遁光将清风老道包围。
云墨则是周身包裹着一层水汽,缓缓的从火焰中走出,目光微冷的看着清风老道:“你发什么疯?我怎么害你了?”
“你要抓这个小女孩,不是害我是什么?”清风老道脸色阴沉如水,咬着牙道:“这小女孩是一位禁忌存在认的干妹妹,你既然敢动她?!”
云墨难以置信的皱眉,“禁忌存在?是谁?”
“你没资格知道!给我滚下去说话!”
一旁,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随后,天空之中,云层涌动,凝聚成一个小山般的手掌,手掌悬浮于云墨的头顶,随后倏然拍击而下!
誤入狼宅:不做豪門妻 安又琪
“砰!”
云墨根本没能做出一点反抗,身子毫无悬念的从空中直直落下,重重的砸落在地,“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那件黑袍也变得暗淡无关。
一簾幽夢 瓊瑤
古惜柔、洛皇和姚梦机的身形出现在囡囡的身侧,心潮不住的起伏,还好来得及时。
云墨全身发寒,无比惊骇的看着来人。
仙……仙人?
这小女孩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得到仙人眷顾?
囡囡看到洛皇,顿时惊喜万分,“洛皇叔叔。”
豪門童養媳:離婚101次 佐佐木木
随后嘴巴一扁就哭了出来。
“好了,不要哭了,我们来给你撑腰了。”洛皇笑了笑,随后目光冷然的盯着云墨,“云宗主,现在是不是可以平等对话了?!”
“对……对不起。”
云墨全身一颤,连忙变得谦卑到极点,赔着笑,恭敬无比道:“我不知道这位姑娘是各位道友的朋友,这其中定然有着误会。”
囡囡眼眶红红,不忿道:“洛皇叔叔,天阳宗杀了我师父!”
“没有,不是我,我没有!”
云墨头皮发麻,吓得肝胆欲裂,疯狂的摇头,连声否认。
洛皇没去管他,对着囡囡开口道:“囡囡,怎么回事?”
囡囡开口道:“本来我跟着师父来参加修仙者交流大会,路上发现了一处秘洞,便进去寻找机缘,谁曾想侯青文领着一大帮人也过来了,二话不说就对我们下杀手,交手之间,把我师父给杀了!”
她顿了顿,声音中有些激动,“不过我清楚的记得我也把他杀了,他怎么会没死?”
古惜柔的声音悠悠传出,“云宗主,还等什么?难道要我们亲自去贵派请侯青文吗?”
“仙子大人稍等,我这就让人去把他们唤来!”
云墨冷汗涔涔,全身颤抖,“不过我先声明,此事与我完全无关,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被蒙骗了,我也是受害者啊!”
千秋一夢
“宗主,我去喊他们!”
另外四人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便落荒而逃,离开了这处是非之地。
太可怕了。
只留下云墨一人,度日如年,在生与死的边界上徘徊。
好在并没有多久,便有着遁光急速而来。
侯星海的脸色有些发白,手中还提着一名少年。
酷寶來襲:爹地,別太壞! 悠然淺舞
狂龍逆天 月下尋柳
云墨满心的不安顿时找到了宣泄口,连忙斥责道:“侯星海,你简直就是猪!生个猪儿子,给我惹到什么人了?”
侯星海刚准备开口,却感觉自己的手腕一痛,随后全身的精气飞速的流失,身子快速的干瘪下去。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生机迅速的涣散。
“凡间修士的味道,果然不佳。”
侯青文舔了舔自己嘴唇,眼眸赤红一片,原本的身躯逐渐的拔高,身躯却是一点点的瘦削,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位干瘦老者。
他怪笑几声,看向古惜柔,“不过还好,这里还有一位仙人。”
“这,这……”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傻眼了,感受着从老者身上散发出的恐怖阴邪的气息,俱是露出惊惧之色。
伴随着干瘦老者的出现,天空也随之变得昏暗下来,天空之中,一朵乌云缓缓的浮现,将众人笼罩在内。
無限之鬥破 尋霧者
古惜柔的脸色猛地一变,“你是谁?”
“我是一个钓鱼的人,看来这次鱼饵不错。”
干瘦老者呵呵一笑,眼眸之中有着阴霾之光,开口道:“不过你们也不必紧张,我知道你们背后有人,来此并不为交恶,说不定彼此间还能成为朋友。”
古惜柔脸色不变,眼眸中满是警惕,“若是交好,何须使用这种手段?”
干瘦老者开口道:“只是死掉几只蝼蚁罢了,却能让棋局更加的明朗,占据上风,何乐而不为?”
古惜柔皱眉冷然道:“你想要做什么?”
“应该是我问你,你们背后之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干瘦老者顿了顿,继续道:“人皇诞生,仙凡贯通,人族气运大涨,你可知道你背后之人是在逆天而行?仙凡之路断绝,又恰逢魔族入侵,显而易见,凡间是被抛弃了,人族的气运也开始走向末路是大势所趋,这是很多大佬的共识,你背后的高人突然跳出来搅乱棋局,下场恐怕不会好。”
众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秘辛,一时间心神狂颤。
尤其是姚梦机和洛皇,他们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现在想想,若非有着高人出手,此时的凡间如何抵挡魔族,恐怕真的是一团糟吧。
不由得,在震惊之余,他们的内心更加的感动和欣喜,原来高人这是在为了整个凡间和人族啊,甚至不惜逆天而行!
我们身为高人的棋子,虽然作用微乎其微,但说不定也参与了其中,换而言之,我们居然参与了拯救世界?
姚梦机等人顿时感觉自己都升华了,心情激动到了极点。
呜呜呜,高人对我们实在是太好了,不但赐给我们造化,还带我们拯救世界,逆天而行又如何?此时就算为他而死,那也无憾了!
古惜柔的脸色凝重,娇哼道:“我背后之人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干瘦老者也不隐瞒,笑着道:“我家主子好奇,他既然如此做,是否也在谋划着什么?天地变局往往伴随着大造化,若是他能与我家主子分享,兴许我家主子还愿意与他成为朋友。”
跟高人做朋友?你们也配?!
众人心中不屑的一笑,古惜柔只想着为高人多做一些事,因此试探性的问道:“人族的气运为何会衰败,远古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你家主子是谁?”
“想套我的话?”干瘦老者失声笑了,“可惜此事同样不是我所能知晓的,我耐心有限,赶紧拿出你们的诚意来吧!告诉我你们所知道的一切!”
“诚意?”
古惜柔的脸色猛地一变,手腕一抬,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架古琴,周身覆盖着一层灵韵,缥缈而威严。
“铿!”
琴音如潮,顿时向着那位干瘦老者笼罩而去。
一时间,肃杀之气弥漫,风起云涌,天上的乌云都受到琴音的影响,而开始飞速的飘动,混乱不堪。
诚意自然是有的,不过,我们的诚意是给高人的!
古惜柔的脸色凝重,眼眸中有着坚定之色,急促道:“你们快走,这里我来挡着!”
“不自量力!既然求死,那我就成全你们!今天谁都走不了!”
干瘦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抬手一指,他的面前浮现出一个银色的手镯,这手镯闪烁着幽光,其上刻着一些奇异的纹路,其中好似有着银色的水在流淌。
“哗啦!”
手镯翻转,悬浮于虚空之上,从其中居然涌出了无数的银色水流,汹涌而来。
这水流的密度极大,看起来就跟水银一般,目光落在其上,脑袋都感到一阵的晕眩,似乎连目光都会腐蚀。
让人本能的感到毛骨悚然。
“哗哗哗!”
水流澎湃而起,伴随着巨浪,仅仅是瞬间,就将这附近全部包围!
而手镯之内,依旧有着水流不断的流动而出,向着众人滚滚流淌而去!
干瘦老者阴测测的冷笑道:“我的玄阴神水,会从血肉开始,一直到灵魂,将你们腐蚀得一干二净,让你们感受到真正的痛苦!”
“后天至宝?”
“天仙后期之境?”
古惜柔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她的琴音一经接触玄阴神水,就会直接被腐蚀,差距太大太大,根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云墨一行人早已经被吓傻了,躲在一旁瑟瑟发抖,一同跪倒在地,不断的膜拜,哀求着,“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啊!”
美男如此多嬌 璃婭凡
云墨连忙道:“大仙,我愿意奉你为主,放过我们吧,我们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是无辜的!”
命中註定做皇妃
“既然什么都不知道,我要你们有何用?想做我的狗,你们也配?”
干瘦老者一点兴趣都没有,随意的一挥手,当即就有一道玄阴神水化为了小蛇,游到他们的跟前。
仅仅沾上这么一丝,云墨等人立刻身躯狂颤,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紧接着骨架也是随之消融,再没有留下一丁点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