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君閣樓

精彩都市小说 大隋第三世 愛下-第876章:異常年景,所用非人閲讀

Irvin Alison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位于东平郡中心的巨野泽,又名蓼儿洼、大野泽,也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梁山泊,此湖占了东平郡四成面积,是八百里梁山的两倍之多,波光浩淼,壮阔如海,正是这面大湖的存在,使东平郡百姓在和平盛世之年,远比周边的东郡、济北、济阴富庶。
湖的东、北是山丘地带,东有汶水下游的清水入湖,南接流畅水、西临黄河、北有陈山口出湖河与黄河相通。
巨野泽西北是东平郡的范县,此县由黄河泛滥形成,县境以西是一片广袤无限的沙砾沼泽地带,从巨野泽流出来的众多细流通过这里可以直达黄河。
直到去年以前,它还是长满芦苇的不适宜农作物生长的荒地,但自从朝廷决定将东南方的巨野泽当成黄河泄洪区之后,这里便热闹了起来。
按照工部的设计,会将这片方圆四百余里的沙砾地修成一个巨大的人工湖,当成黄河第一级分洪区,当泛滥的黄河水将之灌满,然后通过支流涌向高处的巨野泽,再通过巨野泽东南方向的运河流向鲁郡的南阳湖,然后沿着昭阳湖、微山湖、“微山湖—下邳良城县运河”、骆马湖,汇入泗水干流,再通过淮水,东流入海。
为了在汛期到来之前,将“一湖三堤”,以及连通‘黄河—南北二湖—巨野泽’的河渠修成,朝廷仅在这里就投入了六十万名退役士兵和战犯,他们先被分成两百组,每组三千人,一组又分三个千人队,每队施工两个时辰,然后轮休,如此循环下来,白天和晚上都各有四个时辰来休息,而工地之上,时时刻刻都有六万人在施工。
他们采用分段施工办法,经过紧张奋战,位于黄河、巨野泽中间的人工湖已经成形,人工湖呈南北狭长、中间宽的形状,自西北向东南的梭子湖,宛若一只巨大的眼睛。
在湖的南北和中间,有三条贯穿东西、宽有一里的水泥大堤正在紧张修建,施工队伍先在每条大堤南北各挖出一条宽有两丈、深至石底的沟壑,然后打入铁桩,浇上水泥,水泥石墙围成池子之后,再往中间填入碎石、水泥。下设水门的三条大堤要是修成,便是三条把人工大湖一分为二的水闸大桥。
一旦黄河暴涨,北堤开闸,当黄河水引入北湖,灌满北湖之后,只须将中堤水门开闸,即可入南湖,起到二次分洪作用;若是南湖也被注满,则可开南堤水闸,将之引入南方的巨野泽,从而现实第三次分洪;要是黄河水势减弱,则可放巨野泽之水,先后冲刷南湖、北湖湖底之沙。
平时之间,沉积了泥沙的南北二湖之水,也可以通过支流灌溉西边缺水的东郡,以及西南方向的济阴北部。
而且为了方便行人马车通行,湖上还架了一条南北走向的桥梁;至于东西走向的桥梁,除了中部湖堤之外,南北二湖各有两座桥梁。这虽加大了工程量,但眼下无疑是修桥的最佳时期,若是两湖都蓄满了水,以后想修桥就难了,而且还要考虑船只通行问题,所以一步到位是目前唯一的选择。相对于东西走向的桥梁,南北走向的大桥比较简单,因为它就是一座间杂小桥孔的实体长堤,普通工匠即可带队分段施工,所以倒也不用李春这个桥梁大师负责。
他目前的使命是负责东西走向的‘三堤四桥’的总工程师,这七处施工点,又各有一名桥梁大师带队施工。至于南北二湖和沟通南北的河渠,也是各派专人专管,所以施工的人数虽多,但整个工地井然有序。
这个人工湖是一项集防洪、分洪、排沙、灌溉、水陆畅通的工程,施工要求异常复杂,单是这一处,就占了‘引黄入淮’工程一半以上的工程量。
由于这个工地已经昼夜不休的施工了三个多月,湖的宽度、深度已经达到了要求,贯穿湖中的南北长堤也已完成。
当杨侗前来巡视之时,只见整个工地人山人海,如蚂蚁一般在忙碌着,有人用马车搬土运石、有的挖掘湖床、有人用石条和水泥彻湖堤、有人则在修桥,但因为分配到位,所以工地显得忙而不乱。
七万交州俘虏已从海路抵达,他们被分成七个千人队加入到建设之中,由于他们初来乍到,也没什么特殊手艺,便被安排到湖底,专门从事体力劳动,在士兵的监督下忙碌着夯实湖底。
他们先将湖里的水先排干,再把淤泥清空,用马车把碎石均匀地撒在湖基上,然后用巨大的木头逐寸都夯实坚固,夯实之后,湖底就成北高南低的坡度,以便泄洪之时,泥沙能通过这个坡度冲入黄河,排至大海。在三条主堤前的湖基则是几成五十度角的水泥地,这是避免泄洪之时,大水把湖基冲坏。
时近中午,正逢民夫交班时间,和白天全上,晚上三班倒的交州俘虏相比,内战的战犯显然要幸福得多,一旦从工地退下,则意味着自己接下来可以休息四个时辰。
杨侗和阴明月在玄甲军、修罗卫的护卫下,在纵横南北的长堤视察,不一会儿,有士兵将负责监督的魏征请了过来。
魏征监督的并非是民工,而是后勤方面;毕竟这里的人实在太多,如果监管不到位,难免会有不法分子大肆克扣粮食。若是这几十万人饥寒交迫,生重病还被逼着干活,极有可能成为祸害天下的反贼,导致中原再起刀兵。正因如此,杨侗才将铁面无私的魏征派来当监工,带着一支数目庞大的执法队伍日夜监督此处工地。
“微臣参见圣上。”魏征近前行礼。
“免礼!”杨侗看向瘦不少的魏征,笑着说道:“没问题吧?”
“回圣上,别的问题都没有,就是工期有些紧迫。好在有水泥的出现,让工期缩短了不少,消耗更少,若是像以前那样采石筑堤、鸡蛋糯米拌夯土,不仅修建速度缓慢,光是消耗就是一个惊人的数目。”
“能否在汛期到来之前完成?”
“这个说不准!”魏征摇头苦笑道:“因为谁也不知道大雨什么时候来。”
“这也是朕所担心的事情。”杨侗叹息一声。
去年年度,整个天下普降大雪,人人都以为今年会是雨水丰沛好年景,可是时至今日,整个北方却处于一个干旱少雨的怪现象。若非朝廷这些年注重水利建设,建有完善的水利网络,并有筒车、翻车汲水灌溉,恐怕春粮损失惨重。
这古怪的天象,给人的感觉就是在积蓄大暴雨一般。要是大暴雨来得早,此处工程尚未修好,恐怕起不到调节水位的作用;要是来得晚,其威力恐怕更加让人震惊。
“圣上且放宽心。”魏征一边安慰,一边介绍起了工程进度,“此处大湖采取了先北后南的策略,一步一步修建。用来决堤那一段黄河河堤,和连接它到此湖北部的河渠,以及北湖堤都已完工。此三处工程皆以水泥石浆浇灌而成;尤其是黄河新堤、三大湖堤,全都挖至石底,打入铁桩,然后才浇灌水泥,上下融为一体,坚固如石体,中堤、南堤虽未完成,但根座已经修好,若是暴雨在整体工程来临之前到来,此湖已经可以起到分洪之用,受到影响最大的,也只是桥梁和湖底而已。”
“让大家抓紧一些,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只有仓促分洪了。”杨侗沉吟一下,又问道:“南部是谁在负责?”
“负责修建南堤、巨野泽堤,以及连接两者河渠的人,名叫阎立德,乃是前殿中少监阎毗之子,北武帝宇文邕外孙,出身于工程世家,擅长建筑、工艺和绘画!阎立德曾随其父阎毗负责开凿永济渠北段,也就是涿郡到巨马河那一段,此外还营建了临朔宫,对这方面十分熟悉。”说到这里,魏征又道:“他的弟弟阎立本也是这方面的行家,目前跟着李侍郎学习修桥技巧,并提出不少宝贵意见。”
杨侗为之一愣,想不到这两大画家竟然搞起了建筑,而且就在自己眼皮底下,随即向魏征身边的一名随行官员吩咐道:“去把阎立本找来。”
“喏。”
此人纵身上马,飞奔而去。
杨侗目光看向前方,见到十个精壮的民夫有说有笑,正自前方走来,他们身上满是泥泞,显是刚从工地上换下来的人。
见他们都有五十左右年纪,杨侗心中一动,对亲卫道:“把那几个人请来,不要透露朕的身份。”
几名亲卫翻身下马,向那些民夫奔去,不多时,这队民夫便被请了过来,一起行礼道:“小民参见使君!”
“诸位免礼!”杨侗见他们在玄甲军、修罗卫的逼视之下,战战兢兢,便温和的笑道:“诸位不用害怕,我请你们来,是想问你们个问题。”
一名年长民夫躬身道:“使君尽管问,小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杨侗问道:“你们是何方人士?”
那人答道:“回使君,我们是东郡人韦城人。”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杨侗会意一笑:“是李密的士兵吧?”
这些人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说话那人犹豫了一下,忐忑不安的点头道:“正是。”
杨侗笑问:“你们要进行几年劳改?”
“回使君,我们以前在李密的军队里当旅帅,所以受罚四年!”
劳改也是分时长的,普通士兵和伍长、火长受罚三年、旅帅四年、校尉五年,在叛军里当官当得越高,受到的处罚自然就越多,一些为非作歹者,直接被处决。当然也有特殊类,比如说徐世绩、邴元真,他们虽是李密的主力,但因为有才华、立过功,得到了杨侗的重用。
杨侗又问:“看你们年纪,以前应该修过通济渠吧?”
“何只通济渠啊!”那人叹息道:“小民修过洛阳城,修过通济渠、永济渠,还两次参与了先帝的高句丽之战,回乡之后,稀里糊涂的当了反贼,先后跟过王薄、左相才、徐圆朗,然后又稀里糊涂的当了李密的兵,现在又稀里糊涂的成了俘虏。”
“你的命真够大的。”杨侗笑了起来,其实这种兵,在乱世之中格外多,不过像他经历这么丰富,还活下来的人,,杨侗还是第一次听说。
说话那人憨憨一笑:“我也觉得我的命硬。”
末世之主神空间
杨侗沉吟一下,又问道:“既然你的经历这么丰富,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使君只管问好了。”他见杨侗英气勃勃,十分和善,顿时好感大生,惧意尽消,说话的语气也随意了许多。
“你觉得现在和以前修洛阳、通济渠、永济渠比起来,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饭管够,休息也好,还没有人死。”
“难道先帝不给你们饭吃?”
“先帝让我们干活,当然是给饭吃的,而且还有工钱,可是结果都被贪官给贪污了,我们不仅没有工钱,连饭都是薄薄的汤水。”
“这么说来,是先帝的朝廷监督不到位了?”
“是的!”那人叹息道:“现在的官不贪这个粮食,可以前那些监工的军官,好不容易才捞到这个肥差,他们能不贪吗?他们一是靠克扣粮食发财,二要靠赎金发财……”
“等等!”杨侗打断了他,“克扣粮食我懂,这赎金又是怎么回事。”
“使君有所不知,以前那些监工的军官为了捞取赎金,就变着法子折磨民夫,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没日没夜施工,把大家折磨得奄奄一息。然后通知民夫的家人去赎人,民夫家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卖田卖房也要赎救亲人,或是赎亲人的尸体。如果民夫活得好好的,那些可恶的军官怎么发财?所以每个工程都要死那么多人,真正累死病死人其实并不多。”
“现在大家不仅吃饱饭,还有充足的休息时间,能够利用水运、畜力就尽量不用人,这样就不耗太多民力了!”那人继续说道:“其实大家都知道修工程,对附近的人都有好处,一般不会反对。而对普通民夫来说,只要给他们吃饱饭和工钱,他们就会卖力,根本不要监督。”
杨侗恍然点头,他一直觉得奇怪,杨广不恤民力是不假,但是在修洛阳、通济渠、永济渠、紫河长城、官道的时候,大隋正处于鼎盛之时,百姓经过文帝一朝的休养生息,体格、健康状况都很不错,可是每个工程,动不动就会死一半以上的民夫。
凰娇
直到现在才弄清楚这里面的黑幕,原来疯狂吞噬民夫生命的黑洞,是奉命监工的军队。
也难怪大隋乱得那么快,一是杨广大搞工程,二是军队借机疯狂压榨民夫,迫使民夫卖田卖房,赎买病重亲人、或是尸体。
说到底还是所用非人,导致朝廷钱粮出了、民夫死了、百姓活不下去了、天下反了。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疾奔而来,“圣上!”
杨侗回头问道:“何事?”
“有人从京城前来找您,说是圣上旧人。”
“知道了,让他过来吧。”杨侗回头看向这些战犯,却见一个个都面如土色的跪了。
“朝廷既然已经不追究你们谋反重罪,朕自然不会出尔反尔。大家起来吧。”
“小民多谢圣上不罪之恩。”
“大家都好好努力,要是争取到劳模,就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了。”
“喏。”这些战犯纷纷起身


Copyright © 2021 雪君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