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君閣樓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萬族之劫》-第891章 落魂谷(求訂閱)鑒賞

Irvin Alison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两人聊着八卦,其乐融融。
聊着聊着,又沉默了。
武王溢散着大道之力,面色冷肃,看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宇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武王,不说话的时候,其实很霸道。
看起来,很威风。
苏宇见他不说话了,开口道:“介意和我聊聊你们当初的事吗?”
“什么?”
“当年还没崛起的时候的事。。”
“当年……”
武王陷入了回忆中,露出了笑容。
“很多年前了……记忆都快忘却了!”
“混乱时代……”
苏宇点头,他口中的混乱时代,应该是太古末年。
“那时候,天下大乱,诸天混乱!”
武王笑着,“那时候,人族过的不算好,挺苦的!武皇这些人,是当年的人族霸主,在万界,混的还行,也征战四方,屠戮万族……然而,人族也不好过,这些人,不思进取,内讧,外乱,彼此征伐,民不聊生!”
“我出生武道世家,我父,我曾祖,都是那个时代的将领,横征暴敛,杀戮无辜,逼人易子而食……天下大乱!”
武王提起自己的父亲,爷爷,都是一脸淡漠。
“我16岁的时候,和他们闹翻了,单人一刀,提着包裹,离家出走……远走他乡!”
“走出将军府后,我才知道,这天下,到底有多乱!”
“我行侠仗义,杀戮盗寇……却是招惹了当年横行一方的强者大寇!”
武王说着,笑了,“也是那一次,我认识了老大他们!老大来自名门,也不知民间疾苦,外出游学,看到民不聊生,也是恨之入骨,老二来自当年的天机书院……也是少数在这乱世中,还能教学传道的书院……在乱世中,我们相遇了!”
“第一次见他们,他们看我实力还行,能打能战,性格冲动,便来忽悠我,加入他们的团队,打造人间乐土……”
武王呵呵直笑,陷入了回忆中,“你不知,第一次见面,他们有多青涩,为了忽悠我入伍,拉着我就跪地结拜,生怕我跑了,又是歃血为盟,又是上香结拜……”
苏宇笑了,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几位青年,看到武王能打,欣喜若狂,上前拉着对方,不等对方反抗,就拉着他非要磕头结拜。
结拜完了,就是兄弟!
好兄弟,自然要为兄弟两肋插刀!
于是,武王就上了贼船,下不去了。
武王继续道:“那时候,乱!大乱!人境到处都是劫匪,到处都是强盗,杀人,劫财,劫色,尸横遍野,百姓流离失所……”
他冷笑一声:“武皇这些人,也配管天下?武皇骄奢,实力虽强,却是压根不管这些,当然,他这蠢货,也只是别人架上去的门面!这蠢货,除了打架,一无是处!而当时,还有几位强者,大体上都是如此,都是百姓关我屁事?我自强大便是!”
“后来,我们南征百战,一开始想的只是打造一个属于我们的净土……没想过要搞那么大,文老二当年是狗头军师,光会喊口号……”
武王乐呵呵道:“我记得清楚,当年的口号响亮的很,平人间,诛万族,定万界……这口号出来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刚打下不足一城的地盘……嘿嘿,被人嘲讽的抬不起头……文老二上台那是大肆宣扬了一番……他能说会道,靠着这手段,当年忽悠来了不少人!”
“老大稳重,老二胆大……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被一群人族强者围杀……具体什么实力,而今已经不记得了,想来也只是小人物……”
“老二单枪匹马,当日亲自去了对方大帐,和对方领袖谈判,靠着三寸不烂之舌,硬生生让对方放弃了杀我们,选择了退兵,不止如此,那一次之后,还借用了那家伙不少势,不过那家伙后来看我们发展的好,想夺权,被老二反手干掉了……”
在武王的叙述中,当年很有趣,有危险,也有乐趣,有感情,也有悲欢离合。
明王出现过几次,但是很少提到狱王。
苏宇意外,等他说了好一会,苏宇好奇道:“狱王呢?”
“狱王……”
武王沉默一会:“上次是你剥离了她的王位吧?老二说,她背叛了,是吗?”
苏宇点头。
武王沉默一会,开口道:“星老大,文老二,狱老三,我是老四,明老五……”
“说起来,我还喊她三姐。”
苏宇一愣,“什么三姐?”
“排行老三,三姐有问题?”
武王眼珠子一瞪!
怎么了?
不可以?
我都喊了无数年了,怎么着,不可以?
苏宇却是晃着脑袋:“不对……不是……狱王……女的?”
“嗯!”
武王一脸无语,你是白痴吗?
这你都不知道?
苏宇一脸懵,我该知道吗?
好吧,随便吧!
男的女的,有啥啊!
“我三姐……”
武王沉默一会,叹息道:“她年少时期,就是冷漠无情,她掌刑狱!我掌武事,老二主掌文事,老五掌后勤……但凡背叛、逃兵、贪污……种种大小事,都是她掌管,她是酷吏,这一点我们都知道,杀戮无数,提起她,外人不说,内部谁不是胆寒?”
“后来,诸天大战胜利了,我们统一了天下,少年时期的豪言壮语,成了现实!我们都很兴奋,唯独三姐,觉得还不够,其实提出打三门的想法,是三姐先提的……”
武王叹息一声:“但是,理念上产生了分歧!三姐的想法是,万族和我们还是不和,统一万族太麻烦……不如先开三门,让三门强者出来混战!杀的诸天胆寒,杀的尸横遍野……那时候,万族自然没了,或者服了!”
“老大和老二的意思是,先等等,能收服万族就收服万族,不能收服,那也得先修养……三姐却是说,修养一些年,奋战之心没了……她素来我行我素习惯了,老二他们不同意,她还是跑去找武皇了……”
“还记得刚刚我说的吗?武皇忽然开天门……其实是三姐引导的!”
苏宇皱眉:“那不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吗?这么说,诸天一统之后,狱就要打三门?”
“嗯,很早了!”
我的阴司鬼夫 灵小九
武王点头。
苏宇皱眉:“那时候打,也打不赢吧?”
“肯定的!”
武王点头,又道:“不过那时候,我们都在进步期,越战越强,三姐说,趁着万界混乱不堪,才有机会更快的崛起,杀到诸天尸横遍野……我们自然就强大了!”
“可老大和老二他们当年的想法就是,我们本就追求太平盛世,要打,最好进门打,而不是放人出来打!还没到那个地步!”
“三门开启没那么快,老二他们想先探查一下情况,进去打,三姐的意思就是……放出来打!混乱地打,主要是把万族都给拉下水!”
苏宇微微皱眉,没再说话,继续聆听。
武王又道:“后来,有一次,她惹怒了老二!被老二罚去看守地狱之门去了……”
苏宇轻声道:“惹怒了文王?按照你的说法,你们的感情其实不错……而且我听人皇说过,文王甚至那时候想杀她,故意让她去看守地门,让她打开地门……是这样吗?”
武王沉默一会,点点头。
“为何?”
苏宇疑惑道:“真要感情好,只是思路不同罢了,也许她很激进,可我觉得,既然都是结拜兄妹,文王这就要杀她,过分了吧?”
“你不懂……”
武王叹息:“老二没杀她……其实已经是包庇她了!老大当了一辈子公平公正的裁决者,那一次,其实也包庇了三姐,都瞒着不说罢了!”
“所以你说三姐背叛了……我也不算意外!”
苏宇凝眉:“她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让武王觉得,文王不杀她,就是在包庇她了。
武王迟疑了一下,还是道:“暗杀万族强者!”
苏宇一愣,“这算什么?”
杀就杀好了!
“不是……她……她连盟友都暗杀!”
武王苦恼道:“你知道食铁族吗?”
苏宇一怔:“二月?”
“你知道?”
武王苦涩:“她……你知道啥,她还冒充文钰,到处杀人,杀的文钰成了大魔头!连老二都不敢认时光师是自己妹妹!她到处杀强者,因为当时老二和老大都说,文钰走出了自己的路,万道汇合,再开天地……当年也没瞒着她,她就动了心思,到处去杀人!”
“杀万族,其实大家懒得管,可后来,她杀红了眼,连盟族都杀了!”
“二月的事,你既然知道,那你大概不知道,她可不止杀了二月,天人族的、五行族的……”
“五行老祖是她杀的?”
苏宇意外!
武王迟疑了一下:“不一定,但是……但是老大和老二都没追究,也没说,还说可能是炎火干的,我就知道,他俩其实知道,就是三姐杀的……”
“都杀眼了!”
一声叹息,“所以,老二那时候罚她去看守地门,其实是下不了手,老大也是……都下不了狠手,可也不能再让她杀下去了!所以,老二罚她去看守地门,一方面是为了压制她,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借口……她开地门,就杀她!”
“可三姐也是聪明人,知道那时候老二他们快忍耐不住了,所以那段时间,一直都很安静!”
苏宇听到这,也是无话可说了,许久才道:“可惜了,杀万族,其实没什么,杀盟族……她真的杀疯了!”
“谁说不是呢!”
武王苦恼:“我都没说,有一次她还想杀我坐骑……我暗暗阻拦了,这事都没告诉老二他们,要不然,少不得更麻烦。”
苏宇叹息:“原来如此,看来,人皇和文王,也不是圣人!”
“谁能是圣人?”
武王唉声叹气:“一起征战了数万年啊……你要知道,那时候,我们都几万岁了,我们十几岁就结拜了,一起到了那地步,那是真的不是兄弟姐妹,胜似兄弟姐妹了!打那以后,三姐和我们感情就彻底淡了……”
“所以她想走时光师的路开天?”
“嗯!”
武王点头:“其实……其实文钰出事,搞不好也有她的手笔,老二没说什么,老大也不吭声,但是,也算是断了最后一丝念想了!”
苏宇摇头:“那人皇可不够狠,最后只是把她打入了地门,没有杀她!”
“自家姐妹,你说,能下杀手就下杀手吗?”
他看向苏宇,闷闷道:“再说句难听点的……死的毕竟是外族,老大虽然仁善,可一个是外族,一个是结拜了几万年的妹妹,你说……能说杀就杀吗?真杀了……那就不是老大了!”
“换成你,你妹妹干了这事……你能……说杀就杀了?”
苏宇沉默了一会,半晌才道:“我没妹妹!”
“那不说你妹,你兄弟干了这事,你说杀就杀?”
苏宇瞥了他一眼,半晌才道:“你老是往我身上扯什么?”
武王嘿嘿直笑,爽!
聊了一阵,武王最后道:“打了无数年,敌人越打越多,打不完的敌人,杀不完的仇寇,倒是兄弟姐妹,越来越少了!我这一身实力,说没就没了,我不甘心……”
苏宇无语:“没全部没,你融入,我到了31道,你起码也有25道之力了!”
“那还是差不少!”
那我可没办法!
武王咬着牙:“我想打死法,你非要去打落魂谷,我怎么想都不太爽,有没有办法让我爽一下?”
苏宇摸着下巴。
法……
苏宇考虑了一下道:“你不暴露,我就有机会在禁地之会上让你爽,你暴露了,那机会不大!”
“真的?”
“当然!”
武王压下心中的烦躁:“那我还有机会恢复全部实力吗?”
苏宇点点头:“有,我天地完善之后,但是不知道要多久!还有一点,找个强大无比的门内武修,给你融合一下,也有机会!”
“强大的武修?”
武王思考了一下,喃喃道:“别说,还是有的!武域的老鬼就很厉害!”
苏宇笑道:“那就有希望打破桎梏,要不然,只能等我天地完善!”
那得多久?
武王不抱希望!
算了,他懒得再说了,反正迟早要爽一把,此刻,他不再说什么,迅速开始融合苏宇天地内的武道,苏宇气息也在不断强大。
武王很强,一位真正接近超等的强者!
此刻,苏宇天地微微震荡。
肉身不断强大!
武王溢散的力量,也没浪费,相当于全部给了苏宇。
而武王自己的气息,不断下滑。
30道,29道……
和其他人断道后实力没了,然后提升不同,武王是不断下滑,被压制,不断的压制!
苏宇的气息,却是瞬间达到了30道。
而且,还在迅速提升。
……
就在苏宇实力提升的同一时间。
文王回到了永生山附近。
他默默看向远方,太山大概不太甘心,可在这,对他,对自己,都没太大好处,太山突破,恐怕是想趁机杀入永生山,和法斗个你死我活。
因为,他了解太山。
他也知道,很快禁地汇聚,机会就没了。
所以,太山急着突破,也是为了杀进去,救了文钰。
可是……多少年了,为了救自己,道侣死了一半,后裔也死了,到了如今,还要把他也拖下水弄死吗?
“也好!”
去了苏宇那边,实力是下滑了,但是苏宇无牵无挂,不像自己,因为文钰在这,反而被限制了,在苏宇那边,打不过还能跑。
而自己,却是不能走,他得不断骚扰永生山,不给法足够的时间才行。
否则,妹妹很快会被炼化!
这么多年,对方没能杀了文钰,都是文王他们牵制导致的。
“他要打落魂谷……”
文王一个个念头浮现,那自己就不能专门在他打的时候再去攻击永生山,不然,太明显了!
得一直攻打!
拖延法!
甚至给其他人造成一种感觉,我狗急跳墙了,但是又不会对法造成太大影响。
一个个念头浮现。
文王脸色瞬间冷肃下来。
你纠缠我太久了!
就算真出了事,其他人要打,也要先来我这边。
下一刻,他瞬间消失。
……
同一时间。
永生山中。
法陡然睁眼!
就在这一刻,一张擎天巨掌,瞬间落下!
法冷哼一声,大手一掌拍出,你又来了,可惜,你没多少机会了。
轰!
天地震动,永生山中,大家都习惯了。
此人,也只有法主才能抵御。
其他人,都是被杀的命。
不过,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过去了。
“法,交出文钰!”
法冰冷声传来:“你杀了本座再说!”
“不识抬举!”
这一刻,文王冷哼一声,一双小白鞋瞬间浮现在所有人眼前,“震地!”
砰!
鐵 布 衫
一声巨响,响彻巨山,整个永生山都在颤抖,法微微皱眉,瞬间浮空,朝文王杀去!
这一次,文王还是老样子,迅速遁逃,吼道:“太山,出手!”
法刚离开,一道人影在永生山附近出现,一拳打出,打的永生山不断震荡,但是,很快法就迅速回归,那人影也是迅速遁逃。
法轻哼一声,并未追击。
还是老样子!
这些年,这样声东击西的把戏,对方玩了太多,他都懒得在意。
……
远去的文王,再次回归,也不说话,默默看着。
你这样以为好了!
从今日起,每一天,我都会出手,虽然出手频率高,会有些风险,但是,这样可以最大限度遮掩太山消失的事。
……
眨眼间。
距离三月之会,只剩下一个月了。
越来越多的散修,赶往禁断峡谷,当然,不会都聚集在光明城,除了光明城之外,禁断峡谷也多了几家外来的散修大势力,都自带宝物,自成虚空领地,也吸引了不少散修到来。
整个禁断峡谷,愈发热闹起来。
而这时候,一大散修领地,忽然有人眼尖,看到了什么,迅速传音道:“你们看,那是不是落魂谷的修罗使?”
“是他!”
“他……身后是谁?”
“咦……”
这一刻不少人露出疑色,此刻,那强大的修罗使,正在虚空悬浮,好像要回归落魂谷!
但是,身后好像被拖着不少人。
这时候,有散修从外面飞速飞来,迅速传音道:“大新闻!六方山的黑墓,胆大包天,居然当众羞辱落魂谷主,这疯子,自取灭亡!被修罗使逮了个正着,直接被重伤擒拿了……”
“怎么会!不是说,和禁地关系很好吗?是天穹山的人?”
“废话,那也只是客卿,这次却是羞辱禁地之主,他是太狂了!天穹山的剑空几次说情,你们不知道,修罗使就一句话,能不能骂天穹山主?骂了没事,那他也骂,若是不惩罚黑墓,那禁地威严何在?”
那新来的散修笑道:“就这一句话,把剑空给顶住了!我看,这修罗使就是借题发挥,可是,没办法,谁让黑墓愚蠢,气急败坏,非要羞辱一位禁地之主,这次被修罗使直接擒拿,摧毁了六方山,我看,他死定了!”
“肯定啊!”
众人这才知道真相,一个个都是吸气,胆子真大。
当然,这修罗使也够奸诈的,抓着这把柄,解决了对峙了几个月的两大势力,终究还是两大禁地赢了一筹,拿下了六方山!
此刻,这处聚集地,一位一等强者,看向那边,唏嘘一声:“真强……足足6位16道之上,这……哎,禁地不可惹啊!”
唏嘘无比!
散修再强,又如何?
你看这六方山,强大无比,还背靠禁地,不也照样被算计了?
这黑墓恐怕也不会无端端地骂人禁地之主,恐怕也是被逼急了,这下好了,完了,连天穹山都没办法说情,否则,禁地威严就荡然无存了!
而这一刻,修罗使冷厉声传荡四方:“六方山以下犯上,目无尊长,罪不可恕!各方散修,引以为戒!我落魂谷,今日便在谷外亲自处决了这些人,各方散修,都可来观摩!杀一些目空一切的狂徒,也让诸方知晓,禁地不可冒犯!”
一些人胆寒,一些人却是想拍个马屁,有人小心翼翼道:“修罗大人,我们可以去观刑吗?”
“任何人都可!”
修罗使冷笑一声:“今日,我落魂谷,六大索魂使,亲自处决了这几人!都可来观刑!”
众人兴奋,有人直接尾随了上去。
……
同一时间。
落魂谷。
一座巨大的谷地,四周山峰平缓,谷地却是庞大无边,幽深无边。
此刻,一座大殿中,有人失笑道:“这家伙,那黑墓大概是被他坑了,也好,倒是有点手段,这下子,打了天穹山的脸,偏偏还让天穹山无话可说!”
这座巨大的大殿中,此刻,聚集了一些人。
不少人看向上方,那宛如虚幻的人影,那是他们的谷主。
至于说话的,是六使之一。
此刻,之前说话的强者,笑呵呵道:“这家伙,谷主,他还要召集四方散修来观刑,非要在谷外处决了他们,给其他人一个威慑……让我们也去,谷主,我们去不去?”
有人不以为然道:“处决几个16道,搞的好像天大的功劳一样,还都去观刑,谷主难道也要去?修罗这家伙,立了点小功,还以为自己铲除了禁地!”
六大索魂使,自然也有亲善之分。
听到这人说话,另外有亲近修罗使的强者冷冷道:“六方山最近发展趋势迅速,还靠上了天穹山,连死灵地狱都没什么办法对付,修罗一下子将他们一网打尽,难道不是大功?有这能耐,之前怎么不说去对付六方山?”
说话那人轻哼一声:“那也不用都去观刑,有这个必要吗?还要谷主去?难道这么点小事,谷主也要过问?”
修罗传来消息,不回谷了,就在谷外,当着众多散修的面,处决了这些人!
也让人知道,落魂谷招惹不得!
倒是个不错的建议,关键是,这家伙好大喜功,还希望谷主亲自前往,带着其他五大索魂使,为他嘉奖吗?
此刻,下方众人,吵吵闹闹。
落魂谷主身影虚幻,声音缥缈:“好了,其他人去吧,本座就不去了。”
“主上……”
还是有人小心翼翼道:“主上不去,这剑尊几人若是来了……”
“无妨!”
落魂谷主淡淡道:“杀几个散修罢了,剑尊也不傻,为几个散修,还要和我落魂谷为敌?”
这倒也是!
几人没再说什么,有人还是不满:“我也不去……”
刚说完,之前帮修罗说话的强者就幽幽道:“你也不去……我也不去,大家都不去,让散修看了笑话?处决敌人,威慑禁地,都是修罗的事了?”
落魂谷主淡淡道:“行了,你们都去吧,又不是多远!”
众人这才纷纷领命。
一群人,开始朝大殿外走,有人冷哼一声,“屁大点事,搞的好像灭了一大禁地,我们为他庆功一样,好大喜功!”
“行了,闭嘴!”
天魂使微微皱眉,看着几人争吵,边走边道:“别让外人看了笑话!修罗能拿下六方山,虽然手段不光彩,可结果还是很好的,也扬了我落魂谷之威!”
起码压下了天穹山的嚣张!
六方山和虎魄洞斗了两个月,结果他们和死灵地狱联手,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这次修罗使去了不到十天,就拿下了六方山,还是很利好的!
人群中,人魂使轻笑道:“听说擒拿了6位16道以上的,都杀了,会不会太浪费了?要不要留下来……”
天魂使摇头:“再看吧!修罗的意思是,杀了了事!这些家伙,猖狂的很,连禁地都敢挑衅,要是这种人都收,那下一次,这种人就多了!”
“禁地之威,还是要维持的!”
其他人有些遗憾,6位可不少了,可惜,这次修罗使和天魂使的意思都是杀了威慑四方!
那只能杀了!
“一次杀6位16道以上,还是很罕见的……也好,我落魂谷这一次算是彻底将威风打出去了!”
“也让那些散修知道,得罪了禁地的下场!”
众人都笑了笑,谈笑风生,朝谷外走去。
后方大殿中。
那谷主幻影,不断闪烁,隐约觉得有事发生,但是又不好确定。
刚想着,忽然笑了笑,瞬间消失在原地。
而等他再次出现,虚空中,一人忽然止步,低沉道:“天穹山剑尊,拜见谷主!”
落魂谷主笑了笑,明白了!
原来是剑尊来了!
“原来是剑尊道友……既然来了,不如坐下喝一杯再走?”
剑尊皱眉:“不了……谷主事务繁忙,我就不叨扰了!”
说罢,剑尊破空离去。
落魂谷主笑了笑,就这么目视他离开,却是一直盯着!
看来,天穹山对六方山还是很重视的。
我要是不出现,这剑尊就要来救人了!
谷中除了自己,其他人,还真不是他对手。
“我说有些不太对劲……”
落魂谷主笑了笑,现在大概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自己还是多看着点,免得这剑尊忽然出手,那就让落魂谷丢人了。
……
离去的剑尊,面色沉凝。
目前,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那些人,到底能不能行?
空儿非要赌一把……到底有没有希望?
打禁地……多少年没有的事了!
他看向一个方向,好像看到了修罗使,再感应一下背后,迅速离去,让落魂谷主盯着我吧,继续盯着!
……
而这一刻。
正在耀武扬威的修罗使,满头大汗,传音道:“劫主……我……我有些担心……”
身后,跟着6人。
六位强者!
苏宇,四位帝尊,武王。
是的,六大顶级强者。
至于其他人,都在后面跟着,并未靠近。
这六人,是为了对付几位索魂使的。
大张旗鼓地攻打落魂谷,靠近对方,偷摸着,反而不安全。
这位修罗使,还是被引诱了过去,既然引诱了过去,注定没有其他出路。
而此刻,苏宇也很凝重,闻言,传音喝道:“冷静点,怕什么?做砸了,你死,成功了,你活!你怎么选?一位26道修者,这点定力都没?”
修罗使暗骂,废话,打禁地啊!
我能安稳才怪了!
可是……哎!
上了贼船了!
他也很无奈,却是没得选择!
这时候,气息也很混杂,身后,这时候不少散修跟了过来,武王最近有些闷闷不乐,传音道:“要散修来干嘛?”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
“一网打尽!”
苏宇说的轻松!
武王也没说什么,继续闷闷不乐。
而四大帝尊,也有些紧张,冥土传音道:“黑墓大人,主上会来吗?”
“看情况!”
四位帝尊都有些紧张兮兮的,那对付一位禁地之主,还是很麻烦的!
不是麻烦,是很危险的!
这位自称主上弟子的家伙……太胆大了!
而苏宇,看着他们,传音道:“别怕,我有杀手锏,真遇到了不可敌的情况,你们几个,全部融入我天地就行……”
“那……那可不行,我们都融入了主上的天地!”
“懂什么,天地内的强者可以移交的,遇到了生死危机,先融了再说,何况,我和师父一家人,还用在意这个?”
几人无奈,再看吧!
关键是,这家伙说的真假,咱们也不知道啊。
可真遇到了致命危机,也许可以试试!
就在这一刻,前方,一座巨大的山谷之地呈现了出来!
谷地之外,五大使者都出来了,不止如此,还带了一些强者,和修罗使交好的地魂使,笑哈哈道:“恭喜修罗了,扬我禁地之威!”
隔着老远,对方就招呼了起来!
修罗使额头上都冒汗了。
好紧张!
好在,后方,苏宇的气息,压制的他没颤动,很快,修罗使稳定了心神,哈哈笑道:“小事,小小六方山,居然敢辱我落魂谷,找死!”
“裳和雪莲他们没回来?”
“在接收光明城和六方山!”
修罗使哈哈笑道:“大家来的正好,六个,一人斩一个,刚好,否则,16道之上,还不好杀!”
后方,苏宇大声喊道:“我投降,我认栽,我是天穹山客卿……你们不能杀我!”
修罗使冷笑:“别说客卿,现在,堂主都没用!”
对面强者,都笑了起来。
天魂使也笑道:“16道之上的确不好杀,修罗实力看来又进步了,居然都给抓回来了!”
“还行,主要是其他人也帮了忙!”
修罗哈哈笑道:“不过没人帮忙,我也能拿下他们!”
他哈哈笑道:“大家随便挑一个,想杀谁都行!让散修们看看,冒犯禁地,到底是何下场?”
此刻,苏宇传音:“哭!”
下一刻,一群人哀嚎:“几位大人饶命啊,我们投降了!”
几位索魂使听的笑了起来,隐约又有些觉得……哭的有点假,也不知道为何想笑,大概是杀人之前的快感?
而苏宇,心中暗骂一声!
废物!
都是废物,哭都哭的这么假,幸好对方没在意,否则,一下子岂不是就暴露了?
笨蛋!
这可是我想了半天,最容易拿下六大索魂使的手段,我都不要脸了,被人拖着走,你们几个居然还要脸!
可恨!
而这一刻,其他五大索魂使,开始靠近了。


Copyright © 2021 雪君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