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君閣樓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 起點-第五百六十三章 擒拿!讀書

Irvin Alison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可不正巧了么,赶上了。
起初郑侯爷率领一支先锋军向北进入极北之地,只有一个大概的范围,能否找到就纯粹是看运气。
然后运气不错,找到了那支野人骑兵队伍行进过的痕迹。
雪原的极北之地,冬日,出现了一支规模上千的野人骑兵,哪怕郑侯爷不是沙场宿将而是一个草包都能瞧出来这里头绝对有问题。
故而接下来,他就带着自己麾下人马吊着对方,对方也是尽可能地在赶路,压根没料到自己被盯上了。
也就是这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环扣着一环,郑侯爷终于赶上了。
此时此刻,
薛三可谓是激动得泪流满面,先前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大反派的既视感,现在确认了,自己就是主角,只有主角的待遇,才能凑得上这种恰好的“赶上”。
两支兵马的出现,让队伍那边的欢呼雀跃声一下子寂静了下来。
这支队伍和星辰接引者势力之间追逐厮杀了这么多天,结果现实却冰冷地告诉他们,真正决定命运归属权的,并不是他们。
郑侯爷抽出乌崖,在这个时候,不需要去和对方交涉,也不用摆什么名号了,最简单最干脆的方法就是……击溃他们。
派出这支骑兵队伍的野人部族,已经上了郑侯爷的黑名单里,对于平西侯爷而言,任何胆敢和那个预言存在关系的人或者物,都是被打击的对象。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老虞,你注意着那边。”
“好。”
随即,
乌崖举起,
郑侯爷发出一声低吼:
“儿郎们!”
“虎!”
“虎!”
“虎!”
骑士们已经很疲惫了,但在此时都依照训练本能开始整起冲锋队列。
这次出征,撇开野人仆从军外,本部兵马只有三千,但这三千骑可都是梁程亲自挑选出来的精锐,且是最早一批完成换装的序列。
刀口向前,
胯下貔貅发出一声低吼,
“冲!”
“杀!!!!!!!”
燕军开始开始冲锋了,骑兵对步兵时,可以玩儿的方式有很多,归根究底,还是觉得自己贵,总想着用最为划算的方式解决战斗,而骑兵对骑兵时,装备好训练好素质好的一方,往往喜欢来一锤子买卖,并不喜欢周旋,这就是底气。
不说晋东军了,其实整个燕军,不分派系,要是对面愿意或者说对面敢直接摆出自己的骑兵来对垒,燕军就没有不敢应战的。
而对面的野人军队似乎没料到燕军直接就开始了冲锋,连个照面都不打一下,虽然对面也马上下令提起马速主动迎上去,时刻,是没耽搁,可这气势上,却是被直接压了一头。
再者,野人骑兵早就被大燕铁骑打怕了,这支野人兵马也并非是边远之地不通外事的生野人,故而在冲锋时,颇有一种硬着头皮很是勉强地往上顶的意思。
两支骑兵队伍对撞在了一起,一时间,人仰马翻。
郑侯爷到底是没老田那般的底气,并未去身先士卒第一个冲,但也没落到最后一个,连续砍翻两个野人骑兵后,战局就一下子开朗了。
因为野人骑兵开始了崩溃,完全失去了建制。
他们来了,他们冲锋了,然后,他们就溃散了。
这很野人。
想当年三晋之一的司徒家,一边南边扛着楚国,向北还能自信心满满地随意揉捏着野人,原因,就在这里。
野人单个挑出来,弓马骑射其实都不错,但一盘散沙的部族形式往往让他们在上规模的战场上一次比一次拉胯,久而久之,这种恶性循环就保留了下来。
也就野人王时期,野人短暂雄起过一阵时间,但之后,迅速又回到了自己本该有的鹌鹑模样。
这边骑兵交锋时,那边,薛三带着自己的手下也在向队伍那边发动进攻。
薛三手下都是用弓弩的好手,配置的手弩还是薛三亲自设计出来的,射程不远,可精准度高,在眼下双方距离都拉得很近的当口,杀伤力和杀伤效率就极为惊人。
随后,更是三人为一个小组,冲入近战,配合默契之下,本就是强弩之末的队伍护卫很快被杀得溃散。
“噗!”
薛三的匕首划破了一个人的脖颈,随后身形一跃,直接向那个屡次施法的女人扑去。
那个女人,是个关键人物,必须拿下,先前几次三番的,都是她唤醒了黑甲男子。
女人此时正趴在黑甲男子身上,
薛三身形快速地前冲,
然而就在这时,女人忽然将一把匕首捅入自己胸口,随即双手死死地抓住黑甲男子。
本能的,薛三想刹车,但奈何冲势无法改变,就在这时,黑甲男子身边的刀忽然立了起来,薛三只能用双匕首格挡。
“铿锵!”
黑甲男子起身,左手抱住女人,右手握住了刀,抽刀而起。
薛三毫不犹豫地一个侧身滚出去,而原本其所站的位置,直接被刀罡砸出一个深坑。
黑甲男子打算趁势而起,但在其身后,龙渊出鞘,犹如一道红色的霞光直接劈向了黑甲男子后背。
“砰!”
黑甲男子整个人被掀翻,其后背甲胄上出现了数道恐怖的凹槽,先前被其抱着的女人更是在龙渊这一击下被切割成了两段。
低头,看了一眼身下女人的尸体,黑甲男子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咆哮,其身上的气息再度喷涌而出,带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森寒。
面对对方的愤怒而来,剑圣并未退去,剑客,最不怕的就是对方和自己硬碰硬!
龙渊颤鸣,一飞而起;
刹那间,
剑圣再开二品。
他没兴趣在这里和这位神秘的存在慢慢比武切磋,郑凡的意思,剑圣也明白,不惜一切将这个隐患给掐灭在这里,最好连尸体都磨成齑粉,所以剑圣自一开始就没留手。
龙渊携带着二品之力,轰鸣而下。
男子持刀向抗,
“轰!”
第一剑之后,男子身形快速地后滑。
接下来,是第二剑!
第二剑之下,黑甲男子身上的气息开始快速地消退。
要知道,当初在望江江面上,魏忧持沥龙枪也就挡住了剑圣的两剑,当然,这里也要考虑到魏忧先前在三品之境上和剑圣消耗了太久的因素。
但不可否认的是,黑甲男子的体魄,真的已经到了一种骇人的地步。
不过,其也就是靠体魄强撑着,其自身的气血,也就是力量,在两剑之下,已然被打崩散。
龙渊入手,剑圣亲自持剑,刺出第三剑。
黑甲男子持刀而起,却又在下一刻,散去了一切防御。
“噗!”
龙渊几乎毫无阻滞地刺入黑甲男子的胸膛,剑气开始在其体内肆虐,这一剑之下,剑圣笃定可以让其脾脏粉碎。
这时,外围的薛三忽然喊道:
“他没心脏!”
剑圣目光一凝,警兆顿生。
黑甲男子的脸上,呈现出青色,双眸之中的赤红转化成了幽深的绿色,两颗獠牙自其嘴角长出,整个人如同在顷刻间化作了鬼魅。
紧接着,其身体骨骼开始搅动,皮、肉、骨化作了囚笼,牢牢地将龙渊锁在了自己的体内。
这种气息,剑圣不陌生,平西侯府地下密室里就有着一尊和其气息相似的存在躺着。
黑甲男子的刀,落了下来。
剑圣即刻撒开握住龙渊的手,身形快速后退,同时气息牵引,想要将龙渊抽出。
然而,就在这时,剑圣忽然发现自己和龙渊之间的感应,被隔绝了,明明龙渊就在自己面前,却根本无法和它再形成呼应。
“被他的血给污染了!”
薛三再度喊道。
剑圣这才留意到黑甲男子伤口处的鲜血,竟然是粘稠的黑色,而这些鲜血,已经覆盖在了龙渊剑身。
不过,哪怕龙渊抽不出来,剑圣也依旧是剑圣,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不是靠一把神兵利器吃饭的。
指尖靠拢,剑气凝聚,剑圣后退一段距离后,凝聚出了一道道剑气,直接向黑甲男子打去。
“砰!砰!砰!”
一连串的剑气击打在黑甲男子的甲胄上,将其甲胄正面直接打得坑坑洼洼,黑甲男子身形一颤,似乎还想继续向前迈出,却又有一种余力无法跟上的感觉,身体开始向后栽倒。
“他没电了!”
三爷喊出这一声后,身形即刻向前一窜,匕首在手,他要去切割对方的首级,虽然知道应该会很难切,但趁他病要他命!
就是可惜了,
没带黑驴蹄子!
三爷骑在了黑甲男子身上,匕首正准备落下。
却在这时,
一股吟诵之音自黑甲男子身上传出,不是黑甲男子自己吟诵,而是冥冥之中,这一块区域被这声音给包围了。
远处一座雪山的山腰上,一众星辰接引者围聚在一起,这里面,半数人身上带着伤。
“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燕人为什么会知道他的苏醒!”
“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让燕人得到他,或者将他毁了,我圣族之星辰,岂非再无绽放的可能?”
“早知如此,还不如将他让给狄山部,至少,还能将他掌握在雪原上。”
“我们岂不是给燕人做了嫁衣?”
这时,
一位白发老者目光扫视四周,
道:
“绝不能让他落入燕人手中,否则,我圣族将再无丝毫复兴之希望,献祭吧,给予他力量,他现在,还是太虚弱了。
他,会记得我圣族,对他的付出的!”
后面这句话,在场没什么人会真的相信,但没办法,伴随着平西侯府开始用宗教输出的脚步,星辰接引者们已经感受到了毁灭的危机;
雪原一盘散沙不一盘散沙,他们其实不是很在乎,甚至,当年野人王的失败,他们也不在乎,这一脉,本身就没选择跟随野人王的步伐,一个统一的雪原,也不适合他们继续保持以前的地位。
但当侯府开始着力颠覆他们的信仰根基时,他们慌了。
“为了圣族,为了……星辰!”
“为了圣族,为了星辰!”
“为了星辰!”
一时间,半数星辰接引者开始自燃,在他们身上,出现了蓝色的火焰,火焰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几个呼吸之间,就消散了,一同消散的,还有他们的身躯,原地,只留下一捧灰烬。
……
薛三举起匕首,对着黑甲男子的脖颈,高喊一声:
“吃俺老孙一棒!”
匕首落下,
同时间,
黑甲男子再度睁开眼了眼。
“………”薛三。
“轰!”
恐怖的煞气自黑甲男子口中喷出,这些煞气不是你屏住呼吸就能阻拦得住的,它会自己向你的眼耳口鼻甚至是从你皮肤毛孔向内钻去。
薛三这一刻只觉得整个人都飘了起来,这种滋味,简直要升天了,灵魂和躯壳要开始骨肉分离。
黑甲男子双手猛地向薛三拍去,
但薛三的身形却忽然间消失了,落在了不远处。
“噗………”
一口鲜血,被喷了出来,薛三整张脸都变成了青色,两把匕首,一把刺入自己的胸膛另一把刺入自己的脖颈。
匕首里的毒素也在快速地进入,薛三又服用了一颗丹丸,而后喊道:
“叫梁程帮我解尸毒。”
随即,
眼睛一闭,身形一侧,栽倒在了地上。
那边,黑甲男子刚准备爬起身,剑圣却又再度出手,指尖的剑气直射而出。
黑甲男子发出一声怒吼,双手抓住地面,身形向后快速地滑动,躲避着剑圣的攻势。
而这时,那边的郑侯爷已经击溃了野人军队,即刻下令一部分兵马调转,向着这边包抄过来。
“吼!”
黑甲男子再度暴起,其胸口卡着的龙渊被其弹射了出去,剑圣下意识地想接龙渊,但马上联想到薛三先前倒地昏迷的画面,即刻以气运剑,龙渊没能触碰到剑圣,而是倒旋了一周后刺入冻土,其剑身上,残留着黑色的血液。
与此同时,一队燕军骑士已经冲了过来。
黑甲男子毫不犹豫,身形直接撞击了上去,打头的两名骑士连人带甲再带胯下战马被一起掀翻,但身后的骑士却以马槊刺入黑甲男子的腋下。
黑甲男子双臂夹住马槊,双脚生根,向上一抬,两个骑士连带着战马被他举了起来,而后于空中相撞。
“砰!”
人的骨肉和马的骨肉在这一声碰撞之下几乎分离。
这一幕,落在郑侯爷眼里,当真有当年沙拓阙石镇北侯府门外独战镇北铁骑的即视感。
“给本侯杀了他,取其首级者,封总兵!”
“喏!”
折锦春
“喏!”
越来越多的骑士悍不畏死地冲向黑甲男子。
黑甲男子一人面对上百骑兵的冲锋,依旧是选择最无畏最刚猛的方式在应敌,他一个人,宛若战神。
郑侯爷骑着貔貅来到了薛三身侧,低头看了一眼薛三,确认薛三小命还在后就不看他了。
剑圣则看着自己刺入冻土的龙渊;
郑凡低下头问道:“乌崖可以凑合用么?”
剑圣看着郑凡,摊开手,郑凡将乌崖递了过去,剑圣接刀。
战圈之中,黑甲男子还在厮杀,不时有骑士被斩杀下马,死状都很凄惨,几乎没有全尸。
但骑士们没有崩溃,外围的骑士,已经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包围圈。
对付这种强者,就得拿人命去填,去耗。
当年剑圣于雪海关前一人斩千骑,是有水分,眼下郑侯爷排出的这阵仗,则是实打实的。
悍不畏死,训练有素,结阵严谨,誓死冲锋,再高的高手,也得给你填跪下!
剑圣准备上前,却被郑凡喊住:
“别。”
剑圣微微皱眉。
“再耗一会儿,他气虚,一段进去了,用完了也就用完了,已经死了这么多兄弟了,不能让他们死得没价值。”
郑侯爷挺了挺自己的后背,
沉声道:
“费了半天劲,要是最后让他给跑了,我得被怄死。”这不是郑侯爷冷血,这就是现实。
“这体魄,我这辈子所见之人,可能也就田无镜能比得上他了。”
“人就是靠体魄吃饭的。”
“他身上的气息,和你家下面棺材里的那个,有点像。”剑圣说道。
郑凡摇摇头,道:“真正像他的人,在后头领着大军呢。”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剑圣问道。
“你在说他,还是在说……我们?”
“我们?”
“是,我,们。”
郑凡见那边厮杀得差不多了,
从怀中掏出了魔丸,捏在了手中,做好了准备,
随即,
大喊道:
“大燕平西侯郑凡在此!”
“轰!”
“轰!”
“轰!”
顷刻间,
黑甲男子像是本能地锁定了目标,其实,哪怕是对于指挥不高的野兽而言,他们也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黑甲男子不惜刀槊加身,强势冲出了包围圈,向着郑凡所在的方向扑来。
外围的骑士迅速反应,要将其堵回去,郑侯爷在这里,他们愿意用自己的命去堵住所有缺口。
而剑圣在此时也动了,
身形一闪,
黑甲男子一拳击碎一名骑士的胸膛,又一脚踹炸了一匹战马的头颅后,
剑圣出现在了其身侧,
手持乌崖,
一刀劈在了黑甲男子的肩膀位置。
“噗!”
乌崖砍入其肩膀,
黑甲男子身形一颤,膝盖弯曲下去,跪倒在地。
其本能地想要再站起身,但剑圣也在此时以一指剑气,刺入其后脑位置。
黑甲男子身形一滞,
挣扎了片刻后,
似乎也在此时耗去了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量,
颓然地低下了头。
郑侯爷放下魔丸,伸手自怀中取出铁盒,取出一根烟,懒得再在这寒风下用火折子点烟了,直接将卷烟送入嘴里,缓缓地咀嚼着。
腥辣的味道,刺激着自己,同时,也清醒着脑子。
“呸!”
吐出嘴里的残渣后,
郑侯爷下令道:
“找上一切可用的铁链绳子,给他捆死!”


Copyright © 2021 雪君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